汨罗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推心置腹》三十四集

已有 428 次阅读2011-3-14 21:53

三十四集:《推心置腹》

  看戏的大脑壳回到家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钟了,没有看到父亲在家的他只好关上门上我家来睡了。对男女间感情懵懵懂懂的我们俩,居然也能够扯开了聊父辈们的感情事的话题。这不,睡在一头的我们俩相互就靠着床栏坐下来。于是,我边开玩笑的拉着大脑壳的手就边对他说起了大人们的事情。

  “为国啊!我看你和四姨年龄相当应该搭配起来蛮好的?你看看,自你妈死后,她也关照你不少的,几乎把你都看成是和她自己的儿子了,吃的穿的不是每次都有你的份吗?你小子,让四姨做的后妈你同意吗?”我自己也是不懂似懂,装着神色庄重地望着大脑壳。

  “哥!我知道,四姨是个好女人母亲,我确实很喜欢她。看看,自从我妈死后,这么多年来她都一直关照我,护我,就像我的亲妈似地。所以,我是非常感激她,衷心地希望她做我的妈妈。哥啊!说白了你也知道的,四姨她很喜欢我爸,而我爸也好像世上的女人除了四姨他谁都不爱:还真是怪事,不论谁给他介绍对象,我爸都是婉言的拒绝。我记得,有好多次的晚上,我听到我爸在中老在呼喊着四姨的名字。可当我摇醒我爸问是怎么回事时,爸爸的语气都是比较伤感,嘴巴也不停的叹气。想想!还真让人难过,这些年来,我爸和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家里冷火秋烟的是没有一点的生气,一想到这些,我就为我爸感到痛心。真要是四姨做我妈的话,说实在的,那多好啊!我爸就不用过得那么的清苦了。不过,哥啊!你有没有发现?红鼻子看样子好像不大喜欢我爸。自队里传出我爸和她妈的谣言后,以前很亲密的他就再也不喊我爸了,路上碰到我爸的也是绕着路走。这小子,烦人?”大脑壳也叹了一口气,然后是紧紧地抓紧我的手的望着我。随即,平时不喜欢说话的他的脸上就变得非常的忧郁,嘴巴也就有点激动地话开了。

  “哥!你也知道的,我和他两个人现在也几乎是不说话了。还有,依我看!我爸和***事,其他人都可以通过,唯独就他哪里通不过?你相信我的直觉吗?哎!我只是觉得四姨和我爸好可怜的:两个人都苦苦的思念着对方想着对方,就是不能走到一起的,悲哀不?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儿大不由父母哦?”我哥们大脑壳道一席话出了自己的心里的实情,让我惊讶的看着他的眼睛是不停的点头。

  望着眼前一起长大的小伙伴,望着已经明白事理的大脑壳,望着已经失去这么多年母爱的周为国,我确实有很多安慰他的话语想对他表达出来。然而,对大人们的事情,我不能随便的乱说,随便的评论。于是,我就只能把想说的话是死死地憋在心头。大脑壳突然地哑语了,而我又不能支招:房子里面顿时陷入一片可怕的沉寂。足足的几分钟后,我把自己的眼睛从为国的脸上移开来,然后对着床铺的上方是不停地沉思:这小子,真的是长大了,居然分析得这样条条是道,怪不得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条谚语。怎么办?我的内心也在不停地考虑:确实是个老大难?红鼻子这关怎么过?我来压吗?不可能?其他的事情他可以听我的,可唯独这个事他是不会听我的。曾记得上次我试探性的和他开玩笑的一说,他立马就把他的眼睛扬起来的瞪着我。

  “哥啊!这不是我们中学生操心的事吧?我妈年纪也大了,而且已经有了两个儿子,还要嫁人干什么?我可不想再要什么弟弟妹妹的,你说是不?哥!你今后如果再说这样无聊的话题?那咱们哥俩这么多年的感情就断了?我可不希望我们和书里面写的割袍断义的那样,也太没意思了是吧?当然,哥!我们俩是谁跟谁啊?哈哈!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小弟负荆请罪:大哥,小弟这厢有礼了。”你看看,这油头滑脑的小子对老大说的屁话?我还有回旋的余地吗?想到这里,我也只得叹了一口气的对着大脑壳道出了我的心思。

  “为国啊!有些事也不是我和你操心得了的是不?听天由命,我们睡觉吧。哎?为国!我问你一件事:最近我发现我们班里的周文君为什么一看到你就脸红?还有,她平时看你的样子?那眼神?是怎么回事?说来听听。你小子!看不出来:平时不说话,动真格的倒还有一套的嘛?”没有睡意的我突然地想起了班里近来发生的这些怪事,于是我把话题一转,又面对面的望着大脑壳问了。

  “哥啊!你说哪里话?没有的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只不过,哥啊!我也说不明白:我现在一看到她的人就有点心跳,越心跳就越想看她。而她一看到我也老是莫名其妙的有点脸红?无人的时候好像想对我说点什么的,但又似乎有点害怕?哥啊!求你了: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让人这般地难受?”大脑壳忧郁的脸色对我说完话,好像突然一下开朗了许多。这也许是他把压抑在心中的疑难问题道了出来后,人反而就轻松了的缘故吧。

  “呵呵!厉害。你小子?自己坠入情感网了,还说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邪门?居然问我?傻小子,这就是我们看的小说里面说的初恋的意思!你小子比你爸可厉害多了?是个情场高手,让人刮目相看。哈哈!哥佩服你。”我大声嘻哈的望着大脑壳大声地回答他。

  “哥啊,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好哥们好兄弟是不?你也知道我的性格的:我不喜欢和别人争长论短的。所以,有的地方明摆着吃亏了我也不说。也许是她看到我这种孤独的性格而欣赏我吧?又也许是那次为她父亲的事挺身而出而感激我吧?这难道就是爱情?不过,说实在的,我确实是蛮喜欢她。哎!哥,我们不说这件事了。你看看,我们现在就只剩下两年的书读了。眼看着哥们几个都快成大男人了,面对我们的国家,我们都感到好无奈的?哥啊!我想我上完高中,我就去当兵,我们小时候不是老说做毛主席的好战士吗?我们一起去当兵怎么样?我就不相信别人是英雄而我们是孬种?脑袋掉了也不过是个碗口大的疤……哥啊!你怎么打算?我们一起去当兵吧!说不定我们也可以成为别人笔下的英雄的?如果是这样,我们也就死而无憾的……”大脑壳把话说完,脸上露出的是男子汉的坚毅。

  “为国啊!你这小子确实长大了,有想法了哦。平时别看你不说话的,其实心里想的比谁还多,比谁还周到,也真难为你了。哎!自你妈死后,你就一直沉默寡言的,而你爸把心事全部都放在队里的,你的心思哥明白……嗯!哥也是这个想法:不修地球当兵去,我们还是一起做毛主席的好战士,还是一起在战场上杀敌立功。好!拉勾,睡觉。”拉完勾的我俩是胸潮澎湃合着一口气吹灭了离桌子一米远的油灯。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汨罗江社区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

GMT+8, 2020-8-11 05:24 , Processed in 0.068989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