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汨罗江社区 返回首页

水木年华的个人空间 http://bbs.mlnews.gov.cn/?262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鱼死网破》三十三集

已有 475 次阅读2011-3-11 10:28

三十三集
 
       队长好几次被他们打倒在地,但他又硬撑着爬起来死死的挡住身后的四妖精。只是,他自己的脸和脑袋就到处都被打成了一个个明晃晃的大包和小包,扯烂的上衣和裤子就比《红灯记》里面的李玉和还要李玉和了。而四妖精也不雅观,尽管队长挡住了踢过来和打过来的不少的拳和脚,但她也是面目全非,披头散发,样子十分的凄惨和可怜。这不,花白的胸脯上已有不少的血痕,肚子上居然还印着好几只恐怖的脚印。毒啊!如狼似虎的几个男人竟然是如此的歹毒和凶狠!吓得惊慌失措的四妖精别无选择,任凭高挺的双峰在几只贪婪的眼光下肆意裸露和摇摆着:她只能死死的用双手捂住自己下面的隐私部位是不停的哭泣着。而没有见过女人身子的宝矮子竟然激动得双腿直打哆嗦,眼睛和嘴巴都在不停的颤抖:他鼓着他的蛤蟆眼,流着口水是死盯着四妖精的双峰和双手遮住的若隐若现的隐私部位。

  “民兵同志,你们两个上去剥光姓周的衣服然后把他捆起来。宝矮子,你***还犹豫什么?快上来帮我忙,把这婊子捆起来。今天晚上一定要把这对奸夫淫妇,两个直条条的押到大队部去。明天经公社审批后,就直接送县城:不判个两三年的刑那还了得?”保管员彭叔话一说完,就从带来的挎包里拿出绳子,准备对四妖精动手。

  “慢?姓彭的,你想干什么?你这无耻的小人?本队长的私事还轮不到你来管吧?你这卑鄙的东西有什么资格来管老子?”队长大声呵斥的同时,双手也用力抖动。他是想挣脱两个民兵抓住的他的两只手后,好用双手和身体挡住身后的四妖精不再被挨打。谁知,他的挣扎没起半点的作用。反而被两个民兵越拉越开,几乎要把他的两只胳膊拧断了,痛得队长只能停止了无谓的挣扎。试想想?被打得疲惫不堪伤痕累累的他,又哪里是五大三粗两个民兵的对手呢?

  “哎哟?老虎不发威,你当病猫是不?你***枉你读了那么多的书,居然不知道马王爷的头上是长着三只眼?妈的,人奸并获了你还给老子嘴硬?哼!”阴险的保管员彭叔一来气,随即丢下四妖精,走过来突然对着队长就是狠狠的一脚:“踹死你,怎么样?老子有资格没有?今天晚上你有本事就不要给老子喊痛?”

  “你不就是想当个芝麻大官的队长吗?何必费这么大的周折?给你当好了,老子还不稀罕。我干了这么多年的队长,得到了什么?你们听到没有?不准动四妹,她没什么错的?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你们算什么男人?”看来那一脚踢得不轻,队长的声音听得出来是非常的痛苦。

  “你说一句让我当我就当啊?没这么简单?队里的乌龟王八不都是听你的吗?他们会投我的票?你做去吧?哈哈!老子当不当队长不用你操心?就这件事够了,我让上面搞死你,自然我就……嗯?你还在嘴硬?差点又上你当了?妈的,踹死你这个假斯文?”阴险的保管员说着话的同时,又是偷偷的一脚踢在了队长的肚子上。只见队长周叔的脸色一白,人脑袋一歪,随即豆大的汗珠,就从额头上一颗一颗地滚到了地上。

  “姓彭的畜牲,你赶快住手。你这不得好死的老东西,你这全家死光光的坏东西,你有本事就再踢一脚给老娘看看?老娘豁出去了就什么人也不怕。你叫他们赶快放手,老娘就不说什么的啦?不然的话,老娘就什么都说出来,你信不信?你这阴险的王八蛋?”可怜楚楚的四妖精,突然间的变了一个人似地。只见她从看管她的看傻呆了的宝矮子的旁边,两大步就冲到保管员彭叔的面前,用自己的右手指着保管员彭叔的鼻子就骂。

  “你还不叫他们放手?你这老东西,专门拿集体的咸鸭蛋偷女人的老混蛋,你记不记得?你身上的那个烂玩意长了一颗丢人现眼的大黑痣?老娘碰到哪个就跟哪个说:你那条烂泥鳅把米汤糊都流在了老娘的腿上,害得老娘的凉席都洗不干净了。还有,你那个放咸鸭蛋的绿色挎包,老娘我至今还藏在我家的柜子里……”四妖精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大声。

  “臭婊子……不是……民兵同志……请你们两个放手吧。我说四妹啊!你别……瞎说?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吗?大队书记安排的事我不可能不办的,是不?好了,今天晚上你可以不去,但队长肯定要去?你看看,大队部的两位民兵同志也来了,如果不去一个人的话,我们几个肯定都交……交不了差的。是不是啊?四妹,你也是一个懂道理的人……是不?”面红耳赤的保管员一看四妖精如数家珍的把他的丑事就要全部地道出来,慌得他连忙接上了自己的嘴巴是结结巴巴地遮掩着。

  “老娘才不管那么多?要么放人?要么你就听信:老娘我还偏不信这个斜了?你这个断子绝孙的王八蛋,下流蛋?竟然敢用舌头舔老娘的……哎哟……嘿......”捂着胸的四妖精在保管员彭叔的面前,是蹦着脚的发出刺耳难听的高音。突然,说着话的她,就好像一下失去了控制力,站着的居然就直接把小便拉到了地上。

  “世上竟然有这种泼辣重情的女人?为了自己喜欢的男人可以这样的不顾一切?还真是不可想象?怎么办?”本以为在众目睽睽之下,四妖精不穿衣服的自己就可以控制局面的彭叔,被眼前的四妖精吓得惊呆了:“这个女人,没想到还是这么难对付?和那天晚上脱掉了衣服一样的难对付?这是什么样的女人啊?”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先人们所说的三不惹:老不惹,少不惹,女人不惹的真正的来历和深刻的含义。他用眼睛瞄了一下四妖精那凶狠的目光,闪动的双峰和地下与水搅在一起的带骚味的小便,他就有点后悔自己确实低估了四妖精的本事。骑虎难下的他,突然间想起本队的一位有女人缘的老人曾经交代过他: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惹,唯独中年女人不可惹,如果缠上,就会像疯狗一样的咬死你。如今,果然叫他说中了。哎!望着眼前这个一丝不挂什么都豁出去的女人,自己还有什么办法呢?这个女人,比疯子还疯子,竟然把尿都憋出来了?邪门不?。这疯子女人怎么得了?我怎么对付啊?”眼睛转动的保管员彭叔脑子已经陷入一片空白的状态了:“怎么收场?这女人?再和她对着干?她肯定会来个鱼死网破的?哎!我和这个疯婆娘没必要搞成生死仇家,说不定自己当上队长后,今后还要那个的?这漂亮泼辣的让人喜欢的女人?”焦虑的保管员彭叔,急得眉毛都快拧成一条线了。

  突然间,他转动的眼睛一闪:“有了,有办法了。”只见他把头转向队长,张着缺了门牙的还在流血的嘴巴是装着可怜巴巴的样子就对着队长周叔开口了。

  “队长啊!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吗?你难道不知道?你今天晚上的事是大队书记叫我来的。至于你们中间有什么瓜葛,你应该自己明白?你还记得吗:那年我们队里买拖拉机开庆功会,公社书记在主席台上和你谈得那么热乎来劲,竟然敢把他大队书记凉在一边的?你真是胆大妄为,目中无人。本来,大队书记来的时候演讲稿都准备了好几篇,竟然让你搅得就只表演送了公社书记一杯茶?你知道不?整整的几个小时啊!他的稿子都已经拿出来了,居然就送了一杯茶?散会后,大队书记气得回去当着大队部好多人的面就把办公室的茶瓶摔破了,还病得在医院打了两天的点滴。你说说,你这分明是抢他的位子嘛!他能不气?能不抓你的把柄吗?今天是他叫我来的,只好麻烦你到大队部去一趟,免得我们大家都在这里难堪?队长,我求您了?”保管员彭叔说完,是声泪俱下。

  狡猾的保管员这一招果然有效。只见豪气的队长把自己宽大的是已经不像衣服的上衣脱了下来,交给旁边正还想发火的四妖精:“四妹,把我这件衣服穿上,不和他们计较。事情牵涉大了,都不好收场。听我的,没什么?不就是不当这个队长吗?很好的,我正好闲下来……来……你把身子洗一下然后把门关紧,免得又来了疯狗的乱咬人。你们还停在这里干什么?走啊!我跟你们走。”队长说了半截话的一转,让云里雾里的四妖精奋不顾身的冲了上来的就一把紧紧的抱住了他。

  “哥啊!你不能走?他们会偷偷地把你打死的?我在这里看他们哪个王八蛋再敢动你?”突然间,松开队长手的四妖精,迅速地冲到旁边的厨房里,拿来一把亮着光的刚从县城买回来的新菜刀,对着他们几个伸手一扬:“你们再敢打人?老娘就杀了你们这帮土匪王八蛋?”说着话的四妖精怒气冲冲地把队长的衣服踩在地上,双手紧握着手中亮的菜刀是挡在了队长的身前:好像随时准备要用菜刀把歹人砍翻。

  “四妹,你别……别动真刀的,伤了人那就不得了的,是要罪上加罪的,队长是……是不?四妹你放下刀,我保证不会再打队长了,你相信我好不?不相信?我再打人叫我全家死光光,行不?”吓得脸色都白了的保管员就只差没有叩头了。而宝矮子和那两个民兵也把身体死死的藏在了保管员彭叔的身后:“原来你是老流氓,在打着这个女人的主意。我们可犯不着为你拼命的?我们又和她没有什么生死大仇的。”排在保管员身后的三个人都是心怀叵测,一脸胆怯的样子。

  “四妹,我没有什么怕的?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的?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洗身体休息吧,我走了。记得把门关紧?还看什么?走啊!”队长说完话,就头也不回的向外走了……在他的身后是保管员彭叔,接着是宝矮子,然后就是两个民兵……路上是乱七八糟的脚步声......大队部的戏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没有收场,让漆黑的夜显得更加的恐怖。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汨罗江社区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

GMT+8, 2020-1-19 23:51 , Processed in 0.074828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