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罗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720|回复: 0

屈原的爱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16 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屈原的爱情
在屈原的身边,我们一般提及的只有两个女人:女媭和婵娟。
女媭我们一般是以他的女儿的身份出现的。老夫子第二次流放期间,就是带着他这个宝贝女儿渡沅澧辗转而流落到汨罗江畔的。在老夫子在风雨交加之夜来到汨罗江畔的南阳里时,他已是被长途的飘泊和对国家的愁怨累垮了,就在南阳里的一座破庙里,就是女媭向善良的村民们乞讨了一杯姜盐豆子芝麻茶治好了他,让他得以在江畔痛苦沉吟而吟出了最壮烈最动人心魄的巨著宏篇以传后世。后来,老夫子在南阳里樟树园安居下来,就是女媭在青油灯下陪伴他走过这些最孤苦哀愁的日子。最后,老夫子满怀忧愤怀沙自沉河泊潭底,又是女媭汨罗江里淘金打金脸葬父于汨罗山上,于是乎,十二疑冢,楚塘,烈女桥,剪刀池,处处都烙成了女媭陪伴在老夫子身边血与泪的印迹。
相对女媭来说,在老夫子身边另一女人婵娟显得次要得多,她就是婵娟。婵娟只是老夫子的一个侍女,在老夫子失去了结发妻子之后,就是她侍奉在老夫子身边,为他端茶送水,为他整理为国家苦心操劳而制定的政策法规的文稿。她是老夫子的一只手臂,更是老夫子的一根肋骨,在老夫子从朝堂上疲惫归来,她就是老夫子依着靠着的那张竹椅。从这,我们也可以看出来她在老夫子心目中的地位了。而这个婵娟,她默默地敬着爱着她的主人,最后她却不能陪伴着她的主人去漂泊流浪,最后她就只能把城头当成十里长亭来送别她挚爱的主人,然后而毅然跳下城楼殉了爱情。
殉了爱情,这是我们最崇尚高尚的爱情中最值得赞美的一个话题。孟姜女哭倒长城与孟关良合葬长城下是殉了爱情;祝英台路祭跳进坟墓最后与梁山泊双双化为蝴蝶是殉了爱情;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其实也是殉了爱情。或许说我所说的这些女主人公只是文学作品中的不朽形象,或许他们都是作者借以抒发他们美好愿望的一种寄托,但现实中殉了爱情的女人公也可以说是很多很多。唐婉,和了陆游一曲《钗头凤》之后郁郁而终,这难道不是殉了爱情?朝云,陪着流放的苏轼历尽人间沧桑客死岭南,这难道不是殉了爱情?就是那个制作桃花笺的鱼玄机,虽然她以其灵慧狐媚以其放荡在历史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的好印象,而错杀绿翘还不是为了爱情,这岂能说不也是殉了爱情?
如今,就是一个卑贱的婵娟,她为了我们伟大的老夫子殉了爱情,不要说是我们只是一般看客,读过她的故事无不扼腕流泪,何况我们老夫子是当事人,是她爱情的载体,是一个浪漫而饱含无限深情的一个诗人,是一个向人世间传达最深最浓最真诚的情感的天使。他对婵娟的感情岂是我们一般凡夫俗子且能揣度的。
读了《离骚》,我们感觉最深的是作者对故园的热爱、对社稷民生的关爱、对自身品质修养的珍爱,似乎根本找不到他对爱情的眷爱的影子。对老夫子这篇用整个生命所熔铸而成的宏伟诗篇,如果他仅仅就是用他的理想、遭遇、痛苦、热情来装帧,这毕竟是少了些许灵与肉的交融。而我相信作为一代享誉中外的文化名人,我们伟大的诗人——屈原,他是绝不会忽略这一点的。于是在反复细读《离骚》时,我就用心地云寻觅在我们老夫子深藏在内心深处的爱情的影子,去追寻深埋在老夫子内心深处的那个婵娟。
我找到了女媭,女嬃之婵媛兮,申申其詈予,曰:鲧婞直以亡身兮,终然殀乎羽之野。 汝何博謇而好修兮,纷独有此姱节? 薋菉葹以盈室兮,判独离而不服。这是一个女儿对父亲真诚的规劝。老夫子对女儿的规劝,他的心情也是“世并举而好朋兮,夫何茕独而不予听?”可以说是现实的遭遇使他悲愤填膺。她宝贝的女儿不识他心的指责让他也感到愤慨,而他到哪里去找到他最温馨的寄托呢?那只有爱情,那只有他的婵娟。
我又找到了宓妃,而此时宓妃只是个自矜貌美,满脸高傲,整天在外纵情放荡的淫佚之女,这又怎么能与他心目中美丽的女神相媲比?还有简狄、有虞氏之二女,虽然他们比宓妃纯洁了许多,但这都不是心中的婵娟,都不是他的爱情。
在老夫子心目中,爱情应该是最纯洁最无私最美好最圣洁的,是白芷留夷,是兰蕙薜荔。白芷、留夷、兰蕙、薜荔,这些富丽典雅、清廉坚贞的香草在《离骚》中反复出现,“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 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既替余以蕙纕兮,又申之以揽茝。”这些兰蕙、留夷、揭车、杜衡、芳芷、揽茝,难道老夫子仅仅只是“依诗取兴,引类譬喻”,只是香草以配忠贞来表明他的明洁的修养来抒发他的政治理想与抱负?
我读《离骚》,也许背离了后世大家对离骚的正统的评价,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歪读,歪读之后就是胡说,所以我说老夫子反复用香草来寄托自己的情怀,其中饱含着他对婵娟深深的眷恋,在他的内心深处,婵娟就是蕙质兰心,婵娟就是芳芷杜衡的芳香,婵娟就是他心目中的爱情。于是,老夫子,我们诗歌的鼻祖,他滋兰树蕙,畦留夷与揭车,其实是带着爱情的光辉。老夫子在汨罗江畔,在这战国时代还属于三苗的蛮荒地带还不断地与世抗争,这在很大的程度上也是因为爱情给予了他无穷的力量。
也许正统的骚学家说我这是在胡言乱语了。而我说,这是我从《离骚》中看到了诗人内心最隐秘的东西,这也只是在以歪读的目光才能看到的。在《离骚》中这样说老夫子以香草来寄托爱情
    带着爱情的力量来悲怆地吟唱有可能有点牵强附会,但我们读过老夫子的《湘夫人》再来读《离骚》,也许你就感受到这种爱情的力量了。
《湘夫人》是老夫子《九歌》中的一篇。《九歌》是老夫子改写的新式巫歌。老夫子流浪在汨罗江畔时,汨罗江畔的罗子国的贵族敬重他的优秀人格经常邀请他入城宴请他,并以当地盛行的巫歌来娱乐。老夫子从这些巫歌中找到了爱情的力量并进行改写,然后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这就是《九歌》,《湘夫人》就是其中的爱情名篇。在《湘夫人》中,他这样描绘湘夫人:其中蕴含的爱情诚挚又岂是君山岛上一座湘妃祠几棵滴泪的斑竹能够比拟的。而老夫子能这样声情并茂地把湘夫人的形象描绘出来,难道这不是婵娟给予他的力量?湘夫子的形象也只不过是他把他心目中的婵娟浓墨重彩地描绘出来,也就是老夫子在向世界向后人宣示他的爱情。
相对《湘夫人》,《离骚》对爱情的宣示只是含蓄隐秘得多,老夫子只是以一些香草来宣示他蕙质兰心的爱情观,从而来表达他对他的婵娟的无比思念,而这些蕙兰,这些白芷,比起现代陈列于花市的红玫瑰黑玫瑰确实羞涩了许多,但其中蕴含的诚挚的爱情又岂是现代人唱着《心在跳,情在烧》那些张扬的爱情能够比拟的?也许这就是老夫子作为一代圣人的伟大之处吧。
说起来,老夫子的爱情确实是如此的美丽纯洁没有丝毫瑕疵的。想后世,司马长卿一曲《凤求凰》铸就了中国爱情史上一段不朽的佳话,而就是这个司马长卿,在他发达之后依然寄来一封十三字薄幸的家书,引得了以勇敢来名垂爱情史的卓文君来一声“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的怨叹。还有那个写就轰轰烈烈的《长恨歌》的白居易,那一曲哀艳的爱情悲歌,在霓裳舞曲的飞扬中诠释着爱情的喜与乐、悲与欢、意切切恨悠悠。而这个看似无限忠诚于爱情的白居易,却是个么底下沉溺酒色蓄家妓过百风烛残年还迷恋“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的假君子。这样看来,他的《长恨歌》也许就是一篇用来讨好李氏王朝的一封谄媚书,而他的《琵琶行》更是一篇狭妓时由于琵琶女的身世而引发其对自己命运和前途无限担忧时来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来欺哄世人唤起世人同情的欺世之作。
对于文史专家的研究来说,老夫子相对于司马长卿和白居易是山外之山楼外楼罢了,而就爱情道德伦理来说,两人真的是没有什么可与老夫子可以相比较的了,或者我拿他们与老夫子来比较根本就是对老夫子的一种污辱,这就只能原谅我的无知了。
我是一个爱情唯美主义者,所以我只喜欢老夫子爱情里的蕙质兰心,我只喜欢老夫子寄托着他爱情的这些香草,至于我对老夫子的《离骚》有点歪读甚至于在许多地方进行了曲解,想必老夫子也会谅解。这样,汗颜过罢,我却心安了许多,我又可以坐在轩窗旁,就着一轮明月,又捧起《离骚》卷本了。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汨罗江社区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

GMT+8, 2020-1-19 04:31 , Processed in 0.472841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