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罗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47|回复: 0

乡里女人淑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26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 k( C+ d3 _' ?# c/ w
三集:盐罐里有时能生蛆
( G, G: y; C% g0 \. x! l7 Z       怒气冲冲的淑珍,她提着两个袋子往汽车站方向拼命赶路的时候,脑子里依然是一片空白。因此,就连路过她身边的最后一趟回乡中巴车,她都来不及发现。幸好一个认识她的本村的熟人,在车里看见了精神恍惚高度不集中的她后,赶快叫司机在路边停下车时,她才幸免被丢在人生地不熟的县城过# b+ Z; q- c5 r- W
       淑珍总算到家了。可门上挂着的那把冷冷冰冰的铁锁,就明确地告诉她,出去了一整天的老公,确实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直把淑珍当场气得,打开房门冲击卧室,顺势将门用力地一“嘭”,衣服和鞋子对地上狠狠地一摔,紧接着整个连人带衣的猛扑上床,抱住被子就嚎啕大哭起来……' T, i9 O7 u) k! f+ {
       其实,淑珍的老公白天和朋友谈完生意,也不过就用了半天的闲功夫而已。其中,由于摩托车缺油,还耽误了他的大半个时辰。到了中午,还是朋友的盛情挽留,甚至还用手拉扯,志彬才勉强在朋友家吃了午饭。4 _* ]: }) U; l0 U! X. x4 F
       回到家里的志彬一看手机,离老婆回来的时间还相差得很远。于是,就赶快到镇上买了几条五六斤重的草鱼,并且还购了些其它主要的过年物资,一大堆一起地捆在摩托车的后面,这才启动摩托往自己的丈母娘家里跑。* G# Q2 d. E8 `2 J' t) L7 ]. _9 ?- V; I
       淑珍的老公之所以这样做,一来是看马上要过年了,得将自己的好几个月不见的宝贝儿子接回家,以享天伦之乐。二是也考虑到自己的老岳父岳母,把淑珍这样一个水灵灵的独生宝贝女儿嫁给了自己。于是志彬就认为,于情合理,作为一个女婿半个崽的他,到年底了也应该买些过年的物品,以此来敬他们,感恩他们。4 ?( l; R2 a+ w, T# p2 b- q
       儿子突然见到了好久不见的爸,自然高兴得连蹦带跳的,就闹着要跟自己的爸爸马上回家,并且还抢着志彬的手机玩游戏。而很久不见女婿上门的岳父岳母,也自然杀鸡剖鱼地做了一桌菜,强留着志彬一定要吃了晚饭再走。! h. z0 n% h- ~- u3 v. A/ ~7 y( K
       常言道:运气不好,吃了凉水也塞牙。这不,志彬在淑珍的娘家吃了晚饭,本来就差不多已经天黑了。谁知,在回家的途中,那走得好好的摩托车,就突然意外地遭遇到前后轮胎都同时爆破的麻烦,还差点将他后面的宝贝儿子摔在地下。直气得志彬不停地骂娘的同时,也还要不断地哄着自己的刚满六岁的儿子行夜路。当他好不容易地推着摩托车走到镇上时,谁料镇里那修摩托车的师傅,又早已不知道上哪里去风流快活去了。
# p+ {5 |' q3 D& [         “沙沙沙沙……”漆黑的晚上的泥沙公路上,前面是费力地推着摩托车行走艰难的志彬,而志彬的后面歪歪斜斜地跟着的,又是哭哭滴滴、一边退还一边跳的说不走了的闹个不休的儿子……+ G( m1 V  h; W' b
       白天在县城游了一整天的淑珍,确实是太累太疲倦了。可不是,尽管躺在床铺上的她,首先一哭一哭还很伤心的。可没过多久,睁不开的眼睛,就迷迷糊糊地将她带进了乡。在梦里,她真的看到了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在摩托车上打情骂俏。她刚一吃醋,骂了一声不要脸,他的老公果然就闹着要和她离婚……直气得她当场捡了块砖头就砸了过去,并且还大声地骂着:“老子就是不离,当初我也是黄花大闺女与你谈的恋爱,也是漂漂亮亮地嫁过来的一朵红牡丹,不离不离,我就是不离……”
2 Z0 s9 P" y9 Q5 M5 X6 j' m           “轰……嘭……”突然,不知谁家的小孩在放冲天花炮,就正好冲醒了正在做恶梦的淑珍。当她吓得从床上坐起来睁开眼睛时,才明白刚才只不过是南河一梦。
- e. v6 S' z2 R, D5 F, [         “还好!我的妈呀,简直吓死我了。”醒来后还摸着胸口砰砰直跳的依然在伤神的淑珍,确实被刚才的怪梦,吓得还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 j* z+ N, O; f; g( ]9 V3 s       望着眼前一片黑漆漆的淑珍,抹了抹流得满脸的泪水后,她伸手一按,随即就打开了房内的一盏洁白的日光灯。只是,房子内的灯不亮不知道,一亮又立刻把她吓一跳:墙上的闹钟,正悄悄地指向晚上的十点整了。她这才知道,自己刚才进屋的这阵时间的连哭带睡,竟然就是好几个时辰。
" s' e. l  b; l! v7 j6 Y       一个人在家孤孤单单起床后的淑珍越想越来气,以至于她的眼睛里的泪水,怎么抹也不得尽。抚了一把头发的她强打起精神,本来是想在厨房里弄点蛋炒饭来填一下肚皮,但又实在是没胃口,也就索性懒得动手。
  i# {1 L" c( V# F! n0 R       在煤火上倒点温水稍稍地洗了一下的淑珍,当她再次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怎么也睡不着了。只见她包着被子从床里滚到了床外,然后又从床外滚到了床里,就这样翻来覆去的不停地想着自己的老公:现在究竟在干什么?是不是已经抱着别的女人入眠,今天晚上就真的不回来了……所有的这一切,可把她的头都想得老大了……
' L( U' @$ A! \0 L3 S" F       突然,又开始模模糊糊闭上眼睛的她,就好像听到自己的门前,有走路的响声是越来越近。当神经质的她在床铺上竖起耳朵的时候,果真就听到了自己的老公在边喊边敲门:“珍啊!简直累死我了,哎哟,总算到家了。孩子他妈,你赶快开门,我回来了。”  B$ Z- x# _+ ]( u4 Z6 z; T: K
       睁眼看了一下闹钟已指向十二点的淑珍,顿时怒向胆边生,她连鞋都懒得穿,就一把抓起沙发上的白天给老公买的那双新皮鞋,打开大门一摔跟着就高声哭骂:“你还回来干什么?你怎么不死在外边去?外面的女人都比我漂亮,都比我温柔,你还要你的黄脸婆干什么?你去呀,去呀?呜呜……”( r3 ]8 f3 q6 m# ?2 X  y
         “呜呜……臭爸爸呀,你抱个人都抱不好,箍得我好痛啊?我打死你,打死你?臭爸爸!呜呜……”淑珍的儿子,在志彬的怀抱里是一边大哭喊痛,一边也大骂他的爸爸没把他抱好。随即,舞动着双手还哭了几声的儿子又赶紧呼呼地大睡了。! X0 L1 K# Y6 i% Q3 Y9 H
“啊!儿子?妈妈打着你了?哦哦,来妈妈抱。我的宝贝,妈妈怎么打你了,我该死,妈妈该死。”满脸诧异的泪流不止的淑珍,她根本就没想到自己刚才摔出去的鞋子,打着了老公的手的同时,居然还打着了宝贝儿子的背。直心疼得她抢过老公手中的儿子,然后就对着志彬大发雷霆。6 D9 V; t" n2 D# g8 D/ u5 G
         “你的摩托车呢?是不是偷女人让别人抓住了没收了?你回来不好交差,就跑到我娘家把儿子抱回来敷衍我是不?我说周志彬,你真行啊!肯定连手机也被别人扣了吧?你这无良心的,我在家里披星戴月地替你操劳家务,带孩子,有时间就打点二块三块的小牌。你倒好,在外面风花月,寻花问柳,把大钱都给了别的女人,有本事你就不要回来,和别人去过日子?呜呜……”抱着儿子的淑珍,果然是一边问,一边骂,还一边哭。
: a8 n! m. i* Q6 D, g8 G         “你说什么呀?我偷女人?我寻花问柳?你这是听了哪个在胡说八道?咱们结婚这么多年,你老公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说珍啊!你挡在门口干啥?快点让我进屋里好不?我都累得快不行了。哦……哦……真是累死我了。”志彬挤开挡在门口的淑珍,走进客厅里躺在沙发上就大口地喘气了。; z1 ^( K/ \8 a7 h7 [9 a2 z# A
         “啊?志彬,你怎么成这个样子?是路上遇到了强盗?还是……那你赶快报警呀!”抱着儿子拉开堂屋里灯的淑珍,看到满身脏兮兮的老公,面色苍白有气无力地直哼哼时,别说闹,吓得她赶紧着急紧张而又关切地询问。
' y9 i2 o# A+ Y2 F3 c         “哪有什么强盗,是我自己的摩托车坏了。傻婆娘,你看是不是活见鬼?我和儿子吃了晚饭从你娘家出门,走得好好的摩托车的前后轮,谁知就突然全部爆胎,还差点没把咱们的宝贝儿子摔在地上。真他娘的邪门,人要是一倒霉,就连盐罐里都能生蛆。我好不容易推着摩托车到镇上,偏偏那个修摩托的瘟神鬼又不在家,还不是又只能推着摩托车走罢。珍啊!那可真是苦了咱们的儿子,他跟在后面硬是歪了好几个小时。”说到这里稍微停顿换气的志彬,尽管真的很累很疲倦,但脸上还是洋溢着无限的骄傲。" p* ^- }, \/ F
         “聪明,这小子就比你我聪明!他首先还很认真地听我骗,到后来终于明白上当,就怎么也不肯走了。直哄得我的嗓子直冒烟,我反而被他讹诈了十元钱。这不到了我们村,眼看着他实在是走不动了,我这才找个熟人寄了这辆鬼摩托,才抱着咱们儿子回来了。谁知就让你?笨,你怎么就不问青红皂白?我说你呀,都三十一二岁的人了,也不动动脑子?算了,你快倒杯冷茶,我口渴快干死了,哎哟……”志彬一口气的简单概述完后,坐在沙发上就又气喘喘地喊着“哎哟”的了。  u4 `# i2 z6 E- R. f4 M8 {
         “能怪我?你怎么不打电话?害得人家在家里死等死担心。真是的,这么晚了不回家,我不就以为你与别的女人去约会去了?”抱着儿子的淑珍,本来是立刻去倒茶的。然而,当她听到丈夫的责怪后,赶紧又停住脚步反问。
- u; k8 i9 y2 `( X7 v6 j& c6 I/ \         “手机?还打什么手机?让你儿子玩了一整个下午,早就没电了。哎?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多话呀?算了,算了,不敢麻烦您,我自己喝冷水算了。”带气的躺在沙发上的志彬一昂起头,就准备起身到厨房里的水缸里去喝冷水。- Z  \/ b7 j5 s- o- _
         “嗯!志彬,人家确实是关心你,爱你嘛!躺着别动,我放好儿子,马上泡一杯芝麻豆子茶来。行不~哦?我要你亲口说!老公嗯~!”抱着儿子一点没招也彻底放心了的淑珍,就索性在老公的面前撒起了娇。
3 S" k7 I  V9 W0 [5 n       志彬:“也不害羞?行了,快去。”$ j8 z) ~, W$ V
       淑珍:“你是我老公,我羞什么?等我啊!”
' _/ i0 D& z. c, Y* h        ……
9 F3 q. Q7 V. E& W4 e, ~6 N9 }         “珍呀!今天你都购了哪些年货?你娘家那里,我去的时候带了几条鱼,还稍了些主要的物品。其余次要的,过天把你再回去带点。”上床后,元气恢复了不少的志彬,终于谈到了今天老婆去县城的主题。+ N4 S# n8 B' s0 h' t7 j" p
         “志彬,我就知道你是个好老公,把你的岳父岳母看得比天王老子还大,所以我就嫁对了你呗,是吧!嗯~!我爱死你了,来,看我,我亲你一口。”有意偏开话题的淑珍,就赶紧在老公的嘴巴上重重地印了一下。( N. D4 R- |( P' U) V& ~
         “看看,肯定又有什么事瞒我了?快说,什么好事?看能不能让我也高兴一下?”感觉有点不妙的志彬,他张嘴就反问。
; L7 I) b3 D4 i7 E, p. I         “老公,我说了,你可不要骂我?”眼睛红红的淑珍,紧盯着志彬的眼睛努努嘴。- M9 t! W3 l( O+ x
         “骂什么?我什么时候骂过你?傻婆娘,没事,你只管说,我在洗耳恭听呢!”志彬眨了眨眼,也还是把眼睛望着淑珍。
, p/ f/ T% a/ y3 B$ \, @5 W        淑珍:“那我就说了?”
( ]* y! t% P  L6 P9 W9 ?, w        志彬直点头:“说。”  A! `! X# h' L  U% U5 ]
        淑珍:“不准骂哦?”
3 f( `# p2 _6 i+ g        志彬直摇头:“不骂。”
+ O( B: l) R$ O' W" Q7 w        淑珍:“一定?”
$ J; m) h- W# s! m3 `6 _: }3 |        志彬笑着:“说呀!”
; C" n/ h; Y- `: m“我没有带年货,就只买了一件衣服和两双鞋?”说完话的淑珍望着老公,随即眼里露出的就是故意做成的那种怯生生的眼光。: y+ Q+ ~9 w( z  W
“我当什么大事呢!傻瓜,这有什么好气的?明天我陪你再跑一趟就是。我就不相信,有钱还怕没货买,大不了一天比一天贵。反正过年了,咱也不缺那点钱是吧!啊~!我困了。”志彬果然一点也不在乎,他“啊”了一声,就闭眼准备睡觉。
. c. h9 C) R0 n$ y/ w      “不是,志彬,你听我说,嗯~嗯~!老公,你听到没有?不许闭上眼睛?”一见老公已闭上眼的淑珍,赶紧用手就摇。) P) g0 ?1 J, H
      “我的姑奶奶,你又怎么了?你还让人睡不?”被淑珍缠得实在没有办法的志彬,又只能睁开眼睛又问。
# J9 x& A8 S# |& {( L- q. ^      “我买了两双鞋,一人一双,就花了三百六。”淑珍对准志彬鼓着自己的嘴巴,她稍加考虑后,就有目的性的先捡便宜的说起。$ r+ n6 s( R. g( d9 x$ |: I) J
       “不就两双鞋三百六吗?没事没事,赶紧睡觉吧!”一句没事后的志彬,重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 M4 M6 @, n9 k  c, F       “不是,不是?你听我说,老公嗯~!你怎么又闭上眼了?”淑珍又急得边喊边摇。. [. P8 H& m( @; R
       “我听着呢,你说呀!”志彬索性闭上眼睛回答。
0 d- R' R( w7 b: ?+ Q1 E6 J        “我买了一件羽绒衣。”淑珍将嘴巴靠近志彬的耳朵。
7 U1 D# Z' i4 I0 W        “你傻呀!冬天肯定买羽绒衣。”志彬还是闭上眼睛回答。
2 j, l; ?* ]. \        “是‘纳米’的,好贵的~哦!”说到贵字的淑珍,赶紧又在老公的嘴巴上吻了一下。8 {  X" C; M6 _/ g
        “你说就是,不用老这么亲密。哎?你说什么?‘纳米’?贵?那多贵呀?难道比金子还贵?”被淑珍说的‘纳米’两字也搞迷糊了的老公,但依然是闭眼笑着问的。
2 o% {5 Y! U0 P7 [         “是比金子还贵,整整一千二还挂了零头。不过老公,好漂亮的。”努嘴的淑珍,还是对志彬又说又亲。5 i! `9 T* o  g$ ?5 W
         “啊!一千二?什么衣服要金子价?我说珍啊!你肯定是上人家的当了?”淑珍的老公一惊,人随即就张大眼睛地坐了起来。# R+ i! V7 G" L) _/ G7 U
         “志彬,人家买给别人要九五折,我死磨硬泡地求了一天,才好不容易地给我打了个八折的特优惠价,还送了一双竹纤维袜子,直!你等着,我拿‘纳米’的衣服马上穿给你看。不是我吹牛,如果你的婆娘穿上不漂亮,你就立刻骂我好了,行不?”说完的淑珍,从床铺上蹦到地,又从衣柜里拿出衣服,就穿在了身上。
1 U( L/ z4 J. v" v6 ]$ I         “行!颜色样子还行,就是太时髦了。呵呵,看来这城里人的‘纳米’,就是要来纳你的米米。我的傻婆娘,你不纳,他哪来的米米呢?”明白其中有蹊跷的志彬,也并没有过多地责怪自己的老婆,他竟然还对淑珍玩起了小幽默。
+ y" I2 h7 I3 Z         “志彬,我是被逼的。你听我说,那个特小气的鬼老板,说这种款号的只剩下我这件。我怕别人抢了,就只好来了个先下手为强。嗯~?人家穿着漂亮,你也光彩嘛!你说是不是?嗯~老公!”不无幸福的淑珍,直美的喜滋滋的还在丈夫的跟前不停地转动。. B: i6 j; N& K1 E; u& j9 ~
         “呵呵,我婆娘就是人长的漂亮,纯粹与衣服无关。你看你,羽绒衣里面该鼓的地方鼓,该凹的地方凹。当然,配衣服肯定就更加漂亮的了。”坐在床上的志彬,望着淑珍依然还是笑呵呵的。5 x7 Q. ?# {# p0 b, c% E0 q
         “真的?我好喜欢听。志彬,我爱你。”高兴的淑珍说了一句我爱你后,就赶紧脱下羽绒服往柜子里挂。" y$ {1 k/ C* F  P* Q+ }9 `. o
         “又来了,你酸不酸啊?真困了,那我睡觉了哦!啊……”一声“啊”的志彬,人往被子里一缩,就以为老婆再也不会干涉自己睡觉了。
- J4 \( j- M! t6 d/ c/ _        “不行?老公嗯!咱们还有一件事没干?”谁料脱下羽绒服就剩下内衣的淑珍,迅速扑上床就贴在了志彬的身上。8 _8 y9 D5 }5 ^/ X% Y- t- Y5 g: q
        “还有一件事?这么晚了还有事?喂,别慢慢吞吞的,你赶紧说好不?明天还要早点去打年货呢!”志彬望着淑珍的眼睛,确实是一脸的不明白。" R6 z2 Q6 o6 f4 ]9 w6 {( M
         “人家现在很兴奋,就想那个的。不然,我实在睡不了觉……”淑珍望着志彬,呼吸在急剧地加快,胸脯也就猛烈的摇晃。
2 _& U! `$ E( f# V5 ], D& D# i: W1 W        “人家又不是我?你没看到儿子?哎,你真可以呀?累了一整天,居然还有精神?”依然无精打采的提不起兴趣的志彬,也就只好拿睡在旁边的儿子开牌。& u9 {5 u4 A+ q3 ?. X! Z
        “我就要。儿子和你走了好几个小时的路,不是早已经累得爬下了吗,那你还担心什么?把他往里再挪一挪。老公嗯!你早上不是说要晚上补回来吗?那我现在就要你补,要你猛烈地补。”红着脸说完话的淑珍,毫无顾忌速度很快地脱掉了自己的内衣后,赶紧伸手又去扒志彬身上的内衣裤。
7 M( ?2 M! C2 @( W; C9 G' k         “你呀!我真是搞不懂,昨天晚上说我太猛了,早上还讨埋怨。今天?现在……行了,行了,你慢点?我说你这个‘瘾大公司’,别那样?我现在补,还不行吗……呵呵!我让你要我补……哼哼!我要你让我补?难道我会怕你……”上面的志彬在大声地喊着,而底下的淑珍也就格格的放浪的笑个不停……【请看四集】
5 h- H4 q9 ]$ J) n8 k& E! h; |
) {) I" s( u, i7 Z0 L1 T& B*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汨罗江社区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

GMT+8, 2020-1-29 19:46 , Processed in 0.138045 second(s), 1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