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罗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16|回复: 2

娱乐圈从来不相信眼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20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有钱人的童话谁说是梦  * }, L5 B( ^( z4 {
【四集】$ g- D2 w0 e5 U# A. r1 J4 v
/ Y$ w; t3 }- W9 y4 w2 Z
  时间很快,转眼间日复一日单调单一的大学生活马上就要结束了。但是,在刘莎莎的内心的深处,始终还存在着一个很大的疑惑:明明自己填的专业是学习声乐和表演,可为啥两年多过去了,就是不见有学校安排老师教自己和同学们上表演的科目?难道这是国内所有艺术专科学校为了吸引高考后的新学员,而在招生时故意玩弄的把戏?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无聊之极?与社会上那些空蒙拐骗黑心肠的奸商,又有何本质区别?
8 |3 R& z8 k8 F: a, a4 ~
* O5 n- u7 k& z  临近毕业时才发现问题,已经为时过晚。幡然大悟的刘莎莎,终于才明白高考时的分数有多么的重要,才明白“明媒正娶”的本科生与“旁门左道”的专科生的距离到底有多远;才知道当时填专科学校的志愿时,她的父母亲的表情为什么是那样的痛苦与无奈;才想起临别时,她爸爸妈妈满含泪水而又深情地对她说的那句话的真正含义:“孩子,三年时间很快。到毕业时,你就知道自己真正长大了。”  M5 i3 e6 d, W  f8 e

: R# a/ K' _7 a# T: f& V6 Z, N# \  顾名思义,矛盾跟着就来了。难道说,家长愿意花钱送子女到专科学校去学习三年,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家的孩子,怎样去学会混大自己的年龄?呵呵,肯定会有人提出来反对:扯蛋?你这纯属无稽之谈。然而,残酷的现实已经摆在大家的面前,谁敢说不是?请你们都冷静地思考和回味一下,都张大眼睛仔细地瞧上一瞧,就一目了然:咱们现在国内所有招聘人才的单位和集体,有哪家不是把“要本科以上学历”的这顶冠冕堂皇的香喷喷的大帽子摆在第一位?又有哪家对只比本科生少念了一年书就特难找工作的专科生,有过好看的脸色和同情?说白了,在那些用人单位的眼里,专科生纯粹就是“成绩特差生”的形象代言人。你说,这难道不是所有专科生的悲哀?
7 a' K; c( G& I" W# k
& Z! m% L' N7 C0 X& o  G& ^" N  不过,话又得说回来,这能怪用人单位吗?咱们从目前教育发展的态势来看,又不难发现这样一个既简单又普遍存在的实质性问题:三年制教育大专院校,为了求得自己的一席生存之地,就不惜发函到全国各地到处找生源。好!你要生存找生源本无可厚非,但不能让人理解的是,为什么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学校在录取学生时,几乎都采用同一种模式:甭管你考试考得多少分,不管你的成绩曾经有多烂,只要你不是现实生活中的残疾人,只要你愿意报名来咱们的学校,我们就保证让你百分之百地有书读,并且还有国家认可的学历证书拿。
6 X$ l: f8 S9 c  ~, ~% X' ~3 W& y/ [6 k+ o- U0 W  }3 }. u
  林子大,什么样的都有,而门槛低,自然就什么样的人都能抬起屁股进门。大家看,随着六月份的高考成绩筛选出来,成绩好的优等生在九月份被全国各大高等院校相继挖走后。剩下的分数高低不一被人瞧不起的专科生,也无可奈何地紧跟其后,然后就被默默无闻大量地充实到全国的各普通专科学校。按道理,从学子们进校门的那一天起,师生双方之间,就已经达成了国家法律所准许的正常的师徒关系。但是,如果按事情发展的走向来观察来判断,稍加推敲就不难发现其中其实暗藏玄机:本科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为了学校的地位和名誉,基本上都能做到同进同退。而专科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则大不相同,尽管在名义上说起来是相互相成,也是师生关系,但其实暗地里,他们双方之间根本就不承担任何的舆论风险和学习压力。
9 }3 i9 h' l( w/ Z7 Q7 {* q4 Q
  我们暂且抛开本科,就拿专科生来讲,他【她】们也都知道自己的考试成绩的确很不理想,自己专科生被别人从口中说出来,也确实很没面子。可没办法,他【她】们也都是流行前沿阵地的直接受害者。因为,导致他【她】们成绩不好分数下降的根本原因,其罪魁祸首就是时下盛行的网络,以及那些专拍肉麻之类爱情的电视和电影的导演制片人。想想也是,年轻幼稚的心有几个能够抵挡住万能电脑的侵蚀?而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少男少女,在入侵中国的强大的“韩流”面前,和各色情影视片等多媒体催发剂的大力诱惑下,又有几个能抗得住对神秘异性的探索和好奇?这不,当异性们的眼前一旦出现帅哥美女时,根本不用回眸,就早已迷糊一大片:晕啊!& C5 P. U- o" w$ Y
$ \8 i  B6 L6 w, K: N0 K
  于是乎,那些难以自制的学生们,就赶着时髦提早进入了所谓的青春早熟恋爱期。以至于,当他【她】们在课堂上听不懂老师讲课的内容时,就只能眼睛闭、嘴巴张、呼噜打:当场立马就全部退还给授课的老师。你说,这两种学生的成绩能好吗?所以,要他【她】们进大学去学习本来就弄不明白的文化课,不是说对牛弹琴,而是说已经太晚:心飞走了。好,既然这样,那不如说得更直接一点:现在,他【她】们之所以坚持到专科学校去“舞文弄墨”,并且去拿着所谓的低级的在别人眼里根本不值半文钱的大专文凭,无非就是应付家里的父母和安慰自己的良心。& T0 u9 m) V0 P4 F1 o3 \

- g: ~  c- A& y; j  老师的理由,应该比学生们来得更简单:考试成绩这么烂?居然还想找到体面的工作?告诉你们,门都没有,就老老实实地拿你的低收入吧!免得到用人单位一窍不通什么都不懂,丢人现眼地败坏咱们学校的声誉。你们不服可不行,有本事,你就给我进一流的学校去读本考研还升博?真是的,也不惦记自己有几斤几两?咱们国家堂堂正正的本科生,没好工作的现在还多如牛毛呢!你们专科生算什么?论水平,充其量就比文盲高一点。然后,他们背后甚至还可以这样嘲笑:“笨蛋?咱们专科学校的大门不为你们这些打一两百分的低智能的人敞开,你说,咱们还能为谁敞开?”! g# D0 Z3 }* ?) u
3 l9 x! C" u( ~8 G
  而学生家长们,考虑得则比较全面:成绩不好又有什么办法,这说明咱们家的孩子天生就不是读书的料。哎哟,都去当官了,那哪个来抬轿?反正咱们家孩子现在年龄还小,也正处于朦朦胧胧方向不明的没主见的无主观意识阶段,不读书能干嘛?一旦流入这个一切向钱看的社会,要是跟着那些坏人学坏,那肯定就破罐子破摔了。唉!算了,与其这样担惊受怕,还不如自己做牛做马辛苦赚点钱,让孩子在学校里混大一点年龄吧!
: r8 y8 M4 b6 |5 H" Y. W7 o  c8 O5 Z- |& B) h
  当然,有的家长们还会仔细打着算盘:自己孩子能成才那是更好,不能成才到毕业回家时,有合适的对像托人说一个,到结婚生子成家立业后,就不会成千人骂万人恨的“有猪娘狗爹养,没猪娘狗爹教的”地痞流氓黑社会了。而自己作为孩子的父母,也就尽了对子女应尽的那一份责任,也就问心无愧了。
. o/ i( V3 H5 M- @2 g- R# r3 Q0 D: ^* B" e' j* y* J
  所以,对那些成绩不好,考试分数就如同大集体年代赚的工分一样多的专科生而言,好多学生家长的心里是有数的:根本没打算自己的孩子有出息。好多专科学校的老师的心里也是有数的:咱们学校国家给的本科生的指标少着呢?总共就那么几个,别指望了哦!名额只能给那些特听话的学生。除非,你给我们很多的钱。而好多招工用人的单位,他们的心里也更加有数:滚开?专科生能干什么?就会胡闹?咱们一个都不要,本单位只招本科以上文凭的好学生。3 h/ {5 q! k; p, Y6 H
& l" Q' A/ y4 i3 o  k' [9 y
  难不难?我们有谁能判断:本科生和专科生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谁能够说清楚、讲明白?估计,正确的答案,至少目前应该还没有。
/ R$ _( C' r" t& w; k- i
: j! F$ t3 b2 u% \  ]  对于大三即将毕业的刘莎莎来说,两年多在学校里除了唱歌课跟着老师学到了嗓子发音和气沉丹田外,其他的确没学到多少有实用性的东西。所以,知道自己各科成绩都不怎么样的刘莎莎,尽管在电脑里也有自己的微博,也有自己的QQ和空间,但她从来就不敢在里面去弄些文字日记之类像样的东西来发布。确实,自尊心很强的她想得很多,也考虑得比较彻底。她认为,自己如果写那些语言之类的东西,一旦把握不到位,让别人看到后要是再笑话,那她的脸皮就真的无处安生了。
1 B- K7 b7 ^6 H, m! Z. A/ f* ]4 V: H2 ^* A0 K$ E1 B
  “与其这样,倒不如索性懒得动笔,弄些视频相片贴进电脑里就成。”这就是老道的刘莎莎,给自己立下的不成文的规矩和定义。0 w1 c  Q) S# m' T6 ^! r

+ R0 X! C2 v' i( a, P  记得好像曾经有这样一句话:环境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性格。确实,在大学两年多的时间里,刘莎莎的脾气和性格,还真比以前改变了许多。这不,对学校新来的洋不洋土不土的特天真的学弟学妹,她不再用以前那种带色的眼睛去观察去评论。对与她在某些方面有冲突的同班同学,她也不再用刻薄犀利的语言去攻击去伤人。有时,她感到自己有过火不对的地方,在事后就采取主动和对方搭话的方式,以此来化解彼此之间的冷漠。买着那些好吃的可口的零食自己潇洒时,只要发现有认识的同学在身边,她就会立刻请她们尝尝和评论味道到底怎么样等等,然后就搂在一起开怀地大笑。% _/ l  r- c/ Y( y$ j. z/ A

; s6 {+ `" I9 b  这就是即将毕业并且是已经变化了的刘莎莎。加之,在学校里有朝夕相处的好朋友好姐妹好同学陆姗姗的点拨,开导和陪伴。所以,在学校的两年多的日子里,尽管刘莎莎在书本上没找到那种属于和适合自己的感觉,但她的确在心里已经默许和承认:还是上大学好啊!自己的社会阅历和生存的空间、包括为人处世的道理已经明显地大有进步。到此,她总算明白,临别时,爸爸妈妈当时眼中为什么会掉眼泪,她也终于明白,自己真正地长大了。/ X, W* l7 @1 t% r
8 Q2 ?& `: |. i7 h! c9 A: j
  然而,在学校不算长也不算短的八百多个日日夜夜里,她也看到了学校普遍存在的一些怪现象,让她感觉自己还是有点难以接受和担心。其实,说起来也不算大事。起因是,她曾经亲眼见证了学习没有任何压力的同学们,在无聊时打发日子的时候,好多都选择昙花一现的爱情。至少她认为,同学们在各方面条件都不成熟的阶段,谈这种所谓的不负责任的爱情,其实就如同小孩学着玩的那种小时候玩过家家的游戏罢了,不值得也没必要。可就是身边的很多同学明明都知道是怎样的结果,但为什么还是要轰轰烈烈视死如归地选择它呢?以至于把自己搞得面目全非狼狈不堪,甚至还死去活来的。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表示自己在学校里的两三年也不是白忙活了,也有了自己的心上人。这就让她有点黯然神伤:没有学习压力的同学们真的是太天真,太可爱了……哎?那干嘛不选择和我一样,到外面随处走走或逛逛街,也可以去省城的各角落寻找点美食尝尝,还有时间的话,就练练吉他什么的,也总比选择这自杀式的爱情强得多。2 [! R- F/ H) P* L) L0 n, S

- ~7 N+ u- L3 w  青年人谈恋爱原本天经地义,何况在当代人海如潮的大学里。所以,算不了很时髦的新闻,只是刘莎莎自己本人没有感觉到。哎,怪只怪她自己开出来的条件实在是太高,以至于就没有发现她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罢了。3 ]2 a. B2 r$ O8 y; d
4 ]' E% S" F# h. V
  是啊!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对刘莎莎这种家境特别厚实的女孩子来说,自己的父母亲本身就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要人才有人才,要身份有身份,更何况还郎才女貌。所以,连她自己本人都瞧不起的很普通的专科生,你说,她还能有心思在专科生里面去寻找适合自己的目标?良心话:确实不可能。
2 ~, T* y" `) v+ o/ ?8 M
* w. t; t+ X. h( L6 X$ h; H7 O  学校的学习已经临近尾声,天气变得也越来越不可理喻。可不是,这个星期天的晚上,猛烈的寒风依然在肆意地吼着,跳着,瞧它那股狠劲,好像不把省城的整个高楼大厦连底拔起夷为平地,它就一定誓不罢休。只是可怜那些无辜的雪花,被整得一上一下时高时低,怎么也找不准它落脚的地点。你看,明明它对准某一个它喜欢的地方要俯冲下来亲吻,哎哟,咋回事呀?它突然间又振动翅膀凌空飞跃,迅速逃得远远的……直看得夜幕里霓虹灯下的人群惊叹不已:好大好漂亮的雪花呀,居然五彩斑斓……这天地间的精灵呀……看来,明年又是一个好收成。
: {3 g4 Q! P- i
6 E- m3 J9 p. c/ x  o  围着围巾,将自己身体紧紧地裹在长羽绒衣服里的刘莎莎和陆姗姗,她们俩的身影,在晚上的八点钟,就同时出现在离学校不近的省城特有名的“开开心”美食城。抖落身上的雪花,也都对着自己的手心哈了一口气。随即选定一处合眼的蒙古包的一张干净的桌子旁坐下来后,就看到两张红扑扑的脸蛋,有如两朵春天绽放的花蕾。
" a+ j8 U7 q5 w7 \
3 g1 g  m3 {6 s; L% V  “老板,有正宗的青岛啤酒吗?来一件。”坐下来的刘莎莎起掉脖子上的大红围巾后,望了一眼旁边的路姗姗伸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然后就把嘴巴对准了正在外边忙碌的夜宵店老板。
6 Y5 E' `, s) I/ B% Z4 Z$ O9 j( {, ]% W2 `! x
  “亲爱的,又来啤酒啊!”陆姗姗不等外边的夜宵店老板回话,用自己的指头就轻轻点了一下挨着自己坐的刘莎莎的脸蛋。% [1 }& i3 L& m2 q

5 b9 z9 f7 o" _  F' y  “有嘞。只是价格比较贵。两位小姐还要不要?”夜宵店老板掀开帘子,满面春风地站在了两人的面前。
# W, T( F' }' O! A) P# k0 b/ [5 z& s5 r3 y- D5 M; J4 A8 v9 G
  “你怕姑奶奶没钱?狗眼看人低?给你,这些够不够?姗姗,咱们走,简直气死我了?”夜宵店老板故意堆起的满脸的笑容,在刘莎莎的眼里纯粹就是皮笑肉不笑。当耳边听到价格贵两个字时,她顿时火冒三丈,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崭新的百元大钞,就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
% x9 J0 z' z. Z9 s3 |& g/ V+ C" f6 D# k3 Y6 ^- X5 m8 {4 e
  “哦?哦?哦?对不起!小……。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本来很冷的天,让桌子上的那一叠百元大钞,顿时把夜宵店的老板砸得汗流满面,同时也嘴巴不灵幻。
. f) |- H6 _- F) ?2 R
3 s) a; g  ~$ k1 p2 a  “老板,不是天冷的话,我们早就换地方了。听好了,啤酒一件,二十串羊肉串,一碟龙虾,再加一盆重庆狗肉火锅。快点。”站起来的陆姗姗,样子十酷地对准了桌子边已哈腰、并且是低着头的夜宵店老板,指点着自己的手指。
0 S/ r5 `' ]+ ^8 G3 x. `. }7 x1 r/ L
4 d" N+ n) S7 K9 c0 a  a: n7 `, w  “好——类,两位稍等,马上就到。老婆子,你听到没有,提一件正宗的青岛啤酒过来。”夜宵店老板人在说话的时候,脚就已经开始向外移了,当他撤离眼光回过头的同时,也赶紧用手摸了摸自己滴汗的额头。
: L4 H; X5 H3 A/ M# \" C  Q/ _7 U: L) ]. V7 @) V7 K5 ^* b
  “好了亲爱的,你看你性感的嘴巴都能挂夜壶了。你就别气了行不?为这种人,咱们犯不着?”刚才面对夜宵店老板一脸严肃的陆姗姗,突然满脸笑容地转过身来,就把自己的两只手轻轻地摸在了刘莎莎的脸上。
# f* D7 i5 F: E4 I" D; K  @' \6 t7 S! V/ V
  “姗姗,别动?哎,你看,外面车里下来的人,那不是咱们班的某某同学吗?”说话的刘莎莎好像显得特别的紧张,以至于她那一眨也不眨的眼睛,从被风吹开了的蒙古包的门帘处,死死的盯着从外面那辆小轿车下来的走过来的还牵着手的一男一女。
# l" E7 R  U! |0 W  g0 G+ S* u! h9 G. a  ~! J
  “亲爱的,你发现问题了?哟,还真是咱们班的。我说莎莎,这有什么奇怪的,现在不只是她,咱们学校有好多脸蛋还可以的女生,都在外面傍上了大款:有吃有喝还风光呢!”也把脸蛋转过来,顺着刘莎莎的目光看着门帘外面的陆姗姗,面部的表情又突然变得十分的冷漠。
8 C8 `8 R, l: `7 f0 |6 S# h- h9 h# T% Z+ j+ o5 R1 y
  “哦?这样?我怎么不知道呀?简直下流无耻!”收回目光的刘莎莎,紧盯着也已经回过神来的陆姗姗的眼睛。. W" H9 O3 t7 B
) Q. g  Q9 P$ i
  “亲爱的,你知道什么呀?除了追星弹吉他尝美食外,还有那一件合你的口味?其实,我也没发觉,是同学告诉我的。”陆姗姗几乎是嘴对嘴地对着刘莎莎说完话后,竟然还调皮地咬上了自己的嘴唇。
) P. m8 U3 F& F: [! e  W# w* T; M7 d' C$ j5 F
  “还说我?你这个死丫头,咱们俩不是老在一起嘛?哎!姗姗,好像就在我们的隔壁耶?嘘——来,咱们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压低了声音的刘莎莎,对着陆姗姗做了一个鬼脸后,轻手轻脚地就把自己的耳朵轻轻贴上了蒙古包。4 x- M3 O8 ?- z& M. k0 G
  {7 [" `! _" f, V) S/ F! {
  “老板过来,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果然,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1 J/ D( a# f. M$ q" X

' N! z# j& ?6 ^  “我哪里是什么狗屁老板?穷打工混饭吃一个,您才是真正的大老板,我们这里的拿手菜就是重庆狗肉火锅。”那个夜宵店老板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Y& ^) ^3 e* g5 `1 a- \  w

/ O4 E  \- Y$ M9 p  “好,就来重庆狗肉火锅。我说宝贝,你要什么饮料?”刘莎莎听得出来,这是那个老男人在问她的同学。
3 _& e, ^, x, H+ o+ [$ \, Y8 }$ v3 z: }0 M$ |, ?3 W
  “人家什么都不想吃,就要苹果手机。你小气,说好了我生日送苹果手机给我的,尽骗人?”果然是班上同学嗲声嗲气没长大的声音。
( _* E/ s/ N1 o( z9 ]) _1 }. _+ W) O' F: Q$ N: o! x
  “我的心肝宝贝,我不是工作忙没时间吗?明天一定给你买,你正好放假带回家。来,别板着一张脸,笑一个,嗯,多好看,就这样漂亮。宝贝,你要什么饮料?”刘莎莎听那老男人的声音就像鸭公一样,并且看样子,好像是在哄她的同班同学。) m5 o2 |/ n2 G: J6 t2 r( D8 O; ~
; w9 Q$ X. l9 Y3 Q# |6 d7 e
  “真的啊?亲爱的老公,我爱死你了!人家就喝一瓶橙汁。喂,老板,橙汁要来热的。”还是同班同学的那个嗲声嗲气的声音,好像说话的时候,舌头还有点打弯的味道。直听得贴住蒙古包的刘莎莎和陆姗姗不停地邹眉。+ r* ~' F6 [4 i, Z2 i! N  r
. U/ P( |9 G7 R' h0 L# i
  “好累,马上就来……”竟然是店老板呼吸不均匀的声音。2 \8 L, U9 N9 q5 G- x1 h7 k
; ]: b/ l# [' O4 t4 K) ?
  “等等,你激动什么?还有呢!你先来三十串羊肉串,另加四瓶啤酒。记得,那个橙汁一定要给我加热,我宝贝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我说心肝,也快完了吧!这几天让我吃斋,实在憋得我难受。”好像还是那个老男人旁若无人的声音,而且还特别大,几乎震得她们两人的耳朵发麻。7 I' N9 }$ ?  o4 P5 }" c
- r" L6 u: f+ p) z
  “老板放心,包在我身上,你们忙吧!”刘莎莎听脚步的声音,夜宵店老板,已经是准备离开了。
/ ^8 X3 ?! c4 y2 J, G! ^0 Q2 r7 x7 d9 K+ ?/ v
  “两位小姐,啤酒来——了,羊肉串来了——啊——”夜宵店老板的老婆打着长调,用脑袋顶开帘子,一只手提着一件青岛啤酒,另一只手拿了碟子盛着的满满一碟的羊肉串走了进来。当她看到贴着蒙古包的俩位小姐,正在聚精会神地偷听隔壁的一对情人讲话时,吓得没有准备的她,随即大“啊”了一声,就露出了诧异的眼神。
1 Z. R8 y; v+ o8 [8 V8 Z% k( j8 m, a8 ^0 L
  “咚。”听得津津有味,以至于忘记了自己正在夜宵店吃烧烤的两人,根本也没有防备有人进来,当她们俩听到一声大的“啊”的声音的时候,也吓得赶紧把头转了过来。谁知,两个人的脑袋就紧紧地碰在了一起,直碰得两个人的眼睛直冒火花。
0 B$ ]3 S  Z3 \; v/ E. d1 {5 U
; B- ?; j) c& V. S  “嘘——谢谢老板娘。”还是见多识广的陆姗姗反应比较快,顾不得摸疼痛的脑袋,就用手指压着自己的嘴唇对夜宵店的老板娘一个很小的“嘘”字后,又赶紧用变调了的声音说了一句“谢谢老板娘”。
0 v! d! k2 ^* o3 K* @' s2 W6 h1 k9 g
  “哦!好累——你们慢点吃,马上就上火锅。”精明的老板娘也不愧是老江湖,一见她们俩神色不对,就赶紧转移自己口中的话题。只是出门的时候,还在用迷惑的眼光回看了一眼桌子旁的两个女孩。5 D! s/ M$ k& |+ Z. E
3 r. t- l2 R( V& w( U( g
  “姗姗,你痛不痛?我这里起包了,倒霉?”见老板娘走出去的刘莎莎,她赶紧用手去摸陆姗姗的额头。只是说话的时候,声音也还是压得特别的低。# y/ I) N' M( K0 S+ G/ w, h

; P' B; z/ R' i8 N6 |; y( J  _7 o+ u. z  “怪我,看看,你也起包了,哎!这世道怎么这样?要是怀孕了怎么办?还是学生啊!”摸完陆姗姗额头上包的刘莎莎,又将自己的嘴唇轻轻地贴上了好姐妹的耳朵。! I" y+ |! }; o% v; U8 q
: l2 H( A; M/ v% E! u4 ]  }3 e
  “不会?有套子,安全着呢?”陆姗姗压低声音的同时,也把嘴唇贴上了对方的耳朵。% E: g+ ]2 t; [

1 y  |( a* H2 |0 t- [# }. q  “套子?什么套子?我说丫头,你在说什么呀?让人云里雾里的。”天真的刘莎莎望着好友陆姗姗,始终有点不明白。% A8 X) }% T- F3 E7 O! k) q
2 ]1 q1 R8 g1 t0 ~
  “你没有看到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开着‘成人用品’专店吗?那里面就专门买套子。明白不?男人戴套子,女人就不怀孕。”陆姗姗非常认真地对着刘莎莎,说完话后,还用自己的手不停地比划着。
' D- c3 O9 I0 _: v3 x
6 y6 l* M7 o. ~3 n- I, d  “哦?怪不得?我说街上的那些店是干什么玩意来着的,原来这样?不管她了,咱们喝酒,来个一醉方休,忘掉刚才的烦恼。来,我先干为尽。”毫不犹豫的刘莎莎,倒满两杯啤酒后,杨起脖子,一大口就首先来了个杯内滴酒不沾。+ I5 o' o0 `1 o) Q, k9 a/ B
3 w" K4 b/ B: L# ^0 l# ~
  “好,亲爱的,咱们谁倒下,谁就不是英雄好汉?来,干了。”紧跟着端起酒杯的陆姗姗,也豪气地举起杯大口地来了个一干二净。【待续】
) j" r) j+ A4 C/ a
     
发表于 2012-4-22 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墨辛苦了,拜读新作!
     
 楼主| 发表于 2012-4-24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水兰兮 发表于 2012-4-22 17:54 1 X3 P1 m$ k5 x$ _; I& \
水墨辛苦了,拜读新作!
/ m; I1 P, c$ _# Y4 j4 q
谢谢版主大驾光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汨罗江社区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

GMT+8, 2020-1-28 22:03 , Processed in 0.148579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