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罗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155|回复: 4

[好人好事] 回家二三事,心绪五六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9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汨罗1年多了,逐渐习惯了家乡的慢节奏,也学会了睡懒觉、听买马、与同学嬉闹、听小道消息扯淡和看麻将等必修课,生活如春天的雨丝,慢慢让我回复平静,然而,不知不觉中,总有一种弱弱的不舒服的感觉,像雾像雨又像风,也像北京城里的雾霾,蕴绕在脑海,就像现代人挥之不去的亚健康一样让人烦心。家乡的生活让我失去了往日的浮燥,但追求完美的天性,合着那些讲不出味、道不清是非的锁事,却又时时在我本已碎裂的心上扎上一下,让我感到剌疼。     或许,这并非坏事,要是我感受不到痛苦,也许我就如了这凡世的愿了。    8月17日下午,收到我所住这栋楼的楼长通知,说是要所有的住户,有时间带着自己的户口薄,去找一个什么人,联系电话也告知了,却就是不知道要干什么,反正去了就知道。正好无事,就去找了邻居,一来打听一下早就到了汨罗的天燃气安装还没有安装通知是怎么回事,二来也想看下是不是有政府动作开始真正关心我们这些回家乡的游子,告诉我们一些出路和门道。
   邻居倒是很实在。说汨罗的天燃气早就到了,有的小区已经装上用了年多了,但由于各种原因,最重要的还是现在反腐历害,很多事不那么好赚钱,所以安装公司和有些部门就不愿意那么急着办事了,进程也就不知道了。他还很体贴的告诉我说,我们去找,那我们就要出钱出力,价格还要涨,咱们不管,反正政府工程,总会有人急着管的。听完后,我只有苦笑,这政府做的是替老百姓改善条件的事,老百姓却在想着如何对付政府,如何达到最佳利益。这到底是咱们汨罗的百姓心术不好呢,还是政府引导有方,把这一方的百姓都教成这个样子了。
     顺便问了下户口薄登记的事,邻居说他也不知道,还没有问,你自己先去问一下就晓得了。就取了户口本,打电话联系对方。接电话的是一个本地口音的大妈,很干脆让我去老街边的XX饭店里问老板,对方就会告诉我怎么联系到她,见面后再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楼主| 发表于 2017-8-20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XX饭店里见到正低头玩手机的老板,告诉他来由,对方头都没抬,说了一句:“她马上就来”。然后就坐那里继续玩手机。过了七八分钟,见两个大妈在饭店门边争长论短,却不离开,估计就是办事人了。上前问了一句,果然,那个声音哑哑 的,满头白发的大妈承认就是自己,说社区让她管理这些地方,要她上家里去登记是不可能的。边上另外那个大妈插嘴说:“你一个小学生,别说管理了。你懂什么啊?”边上一个路人插嘴说:“是的啊。现在的政府。不要用管理一词。你们不祸害百姓就行了。你们是水平很高还是人品很正呢,让你们管理,不过是让你们收钱罢了。”办事的大妈很正气的说:“就是上面让我管理的,怎么着了?”接着告诉我,说是社区要装监控,要了解住户的信息,让大伙把户口薄和联系电话给她拍个照 ,回去上表。然后掏出个手机,把我带过来的户口薄用连拍拍了几下,再然后,就让我回去。回家的路上,回味着刚才那个插曲,心里想:看来政府的威信确实在这些年被损耗的差不多了,要是再这么下去,政府与百姓之间就算是再多的政绩也买不回来了。刘伯温说:变乱自下之渐也。习大大要是再迟点动手,国家虽说不至于被小美弄得分成五六块,至少也是一盘散沙。来个稍微历害点的角色,这个国家只怕是大难临头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1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两天,几个高中同学凑到一块,都很关心我,问我现在怎么样了。我不好解释,只能打呵呵蒙过去。碰巧一个同学说在汨罗江社区看到了我关于港鑫龙城的贴子,就拿来说开了。有说我还是读书时那个样,愤青一个,有说我依旧幼稚,还不是很懂事,也有人很关心的说,哥们,你先把自己过好,那些个事,谁都知道,你又改变不了,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呢。我唯唯诺诺,毕竟是关心爱护我的同学,一片真情可以明了。但晚上跟一大学同学聊起,不胜唏吁。高等教育希望我们尊重别人吵架的权力,可是由于自己生存都存在问题,结果堂而皇之的道理在周边这些现实和世俗面前,连提都艰难。这也许是整个中国的现状罢,一个不成功的人怎么有资格谈爱好和志向呢,只不过,今天的国民,全都是以钱的多少论功绩才能,以尔虞我诈的交际翻去覆雨的手段为本事,就像我老婆的堂弟告诉我的,他老婆那些当官的亲戚,读书不及你的一半,初中生都有,但现在混的一个个牛皮的不得了,县局级算为什么?人家是真才能:情商高,财商高。他整天咕着“读书没有什么用的,你不如放下架子,跟我去混算了。”我不做声,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才不和这帮学到三就说已懂得所有字怎么写的混呢。只是我担心,这样下去,何日是个头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碰到了两个开培训班的朋友,他们告诉我一件事,说是上个月未,省教育主管部门发了文件要求所有在民营学校上课的老师在7/25下午5点前全部撤离,若再有发现将予以开除公职。说这是一个利好,有利于民营学校的发展。我呵呵一笑,都来小县城快两年了,类似的文件早在北京等地见多了,这政府说的方向,真需要落好时,怕还需要一个过程,等它真的成熟了,估计民办的也基本没什么本钱坚持下去了。汨罗大大小小的培训机构,稍微上了点规模的,哪个又不是教委的那些领导和老师的亲戚朋友或替身在做?像我们这种还有点教学实力的,不过是有些明事理的家长的一个选择罢了。我认识的几个有点真材料的老师,他们是公开反对教委这个管理方法的,有人还当面说:“就是教育局长亲自来了,我也敢当面骂他,人汨罗哪个单位的领导不是维护自己的属下,替他们着想,只有教育局,只知道压制自己的老师”。看来,这老师似乎道理还蛮充足的呢。
但从家长那里看,却又是另外一回事。有几位家长跟我们诉苦:自己的小孩读书中等,一直放在老师那补习,可补来补去也就那么个情况,成绩没有起色,一跟老师说,对方就拿某某考了多少分跟他一样的补习,不是老师不教是你小孩自己的问题,可如果把小孩转到其他的培训学校去,班主任又会多方施压,有用内部卷子搞临时成绩吓家长的,有采用冷面孔压人的,也有多方做工作要回生源或推却责任的。家长是苦不堪言,还不能哆嗦。
可是从培训学校收集的情况看来,除了几个知根知底的家长放心外,其余的的家长还在用急功近利的方式在考察学校,这样给本来有点方案的学校带来时间上的压力,见效快的学生自然就留下,而见效慢的却面临马上流失生源的问题,这样对资金本就不够雄厚的民营学校就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当然啰,这也是民营学校自身前进过程中必然要遇到的一个瓶颈问题,最终,还是要靠他们自己却处理。
上面所谈的内容 ,有体制本身的自我制约,有管理者与被 管理者之间的矛盾,有老师与教委评定事物的标准未能统一的现实,有教师操纵生源,有家长对学生成绩与习惯的认知错觉,有民营学校自身能力的不足等等,都是教育改革要面临的问题,要想从根源上解决,个人认为需要突破两个东西,一是解除私欲的控制,这是政治思想方面的工作内容,也是国家丢失了几十年的关健所在,需要大智慧的领导破解。另一个就是社会对教育的反要求,一定要符合教育的本身规律,这是个技术问题,但却与文化息息相关,所以从道德和法制的角度出发,引导性地纠正民间认知的错误也不失为一道良药。就像汨罗最近搞的禁止民间的一些风俗陋习扩大的政策导向,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5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有心了,不过现实很无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汨罗江社区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

GMT+8, 2020-2-29 01:20 , Processed in 0.130145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