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罗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208|回复: 12

勇敢的心 — 风雨鳌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14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otian 于 2015-9-15 10:49 编辑

( 注:这是我岳阳驴友“大漠梧桐”穿越鳌太的日记,他真实的记录了穿越鳌太的点点滴滴......)  

      
      鳌太穿越,全国五条最原始、最自虐的户外登山线路之一,户外人的光荣与梦想。当一年前我的脚步踏上黄龙山那一刻起,我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登山运动。从黄龙山、黄袍山、药姑山、太阳山,到八面山、船底顶、酃峰、南风面、韭菜岭,再到七藏沟、牛背山,一次次地挑战自己、超越自我。即便如此,我都从来没有想过会领队去穿越鳌太。
       直到今年8月初的一个晚上,无意中打开9527潘蔚的QQ空间,看到了他写的那篇《我户外人生的巅峰之作——鳌太穿越》。看完以后,那晚我失眠了,不停地百度有关鳌太的博客、文章和资料。凌晨三点多钟,我下定决心,在孩子今年暑假结束之前去穿越鳌太。不为了去征服那一座座山峰,只为了实现自己心中的登山梦想。
       当约伴的帖子在岳阳实力最雄厚的重装户外群——岳阳背包客户外群发出后,得到了背包客群主九哥和管理峰子的大力支持,帖子被迅速转发。鳌太一时成了岳阳背包客户外群最关注的活动和话题。
       建讨论组,挑选人员,制定路线,购买保险和物资。最后岳阳背包客的老田、胡闹傻瓜、快乐飞舞、喜洋洋和我自己,以及深圳的小呆,山东的孤狼,益阳的圣者,我们8人成行,由我领队。
       感谢岳阳背包客的全哥,由于踝关节拉伤肿大,虽然无法上鳌太,仍然陪着我们去西安。

1.png

      也感谢河南的超级强驴雨季莫忧离,由于单位急事,临走前晚被迫取消,深夜打我电话,向我说“对不起”。兄弟,下次我还会约你,我的心能感受到你的真诚。
       822日,我们分别从湖南、北京、深圳、山东出发,齐聚西安。我、老田、快乐飞舞、喜洋洋4人,从岳阳出发。受到了岳阳探路者旗舰店老板强哥和背包客户外群的隆重欢迎。下午4点,峰子、谈都不谈、传奇、仙姑、文米粒等先后来到岳阳探路者南湖大道旗舰店,九哥和筱筱亲自开车到我小区接我。强哥早为我们大家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大家合完影后,聚会开始了。在美酒佳肴中,我们彼此互相交流着、叮嘱着、祝福着,温馨而幸福。饭后大家又开车把我们送到火车站。


2.png

3.png

4.png

       期间,鸭哥从广东打来电话,路遥、大禹、青柏、云中、麻花等从外地来电,红尘、闯王、变哥、翼叔、富工、谟之、潘蔚、狗狗、刚刚好、衡阿、嘉里敦骑士、阿程、铁山、山之韵、大漠,野狼、熊、探路者、蜡笔小新、征途、无为、战神、曹姐、飘摇、娇娇、轨迹姐、罂粟花、飘飘、施盈盈、天空、桃子、依然、脚尖、瓜瓜、云朵、小鸡、小敏等很多朋友分别送来祝福。谢谢你们!我的兄弟姐妹。还是九哥那句话说得好:当我们齐聚在背包客的旗帜下,从驴友玩成了朋友时,我们将拥有不一样的户外人生。
       823号中午,我们陆续抵达西安,孤狼的朋友热情接待了我们。 大家见面后,普遍感觉登山包都偏重。作为本次活动的领队,我要求大家重新清理自己的物品,不是必需的东西一律留在西安。我把自己的软壳冲锋裤、速干衬衣、套锅、剃须刀、充电器等全部卸在了西安。胡闹、飞舞也分别卸出一大包衣服和吃的。老田、圣者一样舍不得卸,结果在穿越鳌太的过程中,因为负重过重,后来吃了大亏。

5.png

      23号晚上6点半,我们在太白县塘口加油站下了大巴,步行几百米就来到了早已联系好的海拔1730米的程秀才家。期间碰到有人开着越野车过来,问我们是不是刚从鳌山撤下来的,有没有看到摔伤的两个人。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一股不祥的预兆向我袭来。程秀才家奇冷,一问才知道,刚才鳌山上下大冰雹,由于很多人下撤到程秀才家,连他家太阳能的热水都给洗光了。

6.png

       吃晚饭时,碰到一个奇葩,小伙子叫郭勇,24岁,穿着一件冲锋衣,一条牛仔裤,小小的登山包外挂一个棉睡袋,一顶沙滩帐篷,10几块压缩饼干,两瓶水,就准备上鳌太。没有抓绒衣,没有炉头和套锅,没有保温杯,没有米面,把我们笑傻了。在我们的建议下,他花100快钱找程秀才的儿子买了一件棉衣,又买了一罐气,然后找了两个大塑料袋把睡袋密封起来了。我答应他明天可以跟在我们后面走,但不与我们约伴AA

7.png

    吃完晚饭,简单洗簌完毕,天空开始下起了雨。我把13罐委托程秀才购买的气罐分配到个人,三位美女每人只背一罐,算是一点照顾。接着把约伴费用AA、责任AA的声明书请每个人签好字。雨一直下个不停,风雨飘摇中我们一行8人在程秀才家床铺上睡过了上山前的最后一晚。

8.png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金钱 +10 粽子 +10 收起 理由
星星下雨 + 10 + 10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9-14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otian 于 2015-9-15 18:11 编辑

      24号清晨5点半起来,老天保佑,没有下雨,是多云天。如果下雨,我们就必须在程秀才家等一天看明天的情况再说。吃过简单的早餐,我感觉营养不够,又要程秀才家人给我们每个人煮了一个鸡蛋吃了。在程秀才的院子里,我拿出背包客的旗帜请程秀才和向导李贡献一起合影留念。老田也拿出了凌鹰的旗帜请大家合影

9.png

10.png

11.png

      早上7点半,程秀才用他家拉大白菜的拖拉机免费把我们拉到鳌山脚下塘口村登山处,6天的鳌太穿越正式开始了。快乐飞舞将帐篷和其它一些吃的、大约9斤重东西请向导李贡献背着,费用800元。

12.png

      鳌太穿越的第一天,主要是连续拔高,要从1730米的塘口拔高到3150米的盆景园。

13.png

14.png

      整整一个上午,快乐飞舞适应不了这种又长又陡的连续拔高,脸色惨败,我们只能走一下,休息一下,等她和鼓励她。小呆也感到有点适用不了,几次喝我带的全队唯一一瓶能量型饮料。

15.png

16.png

       其他人状态良好。大概中午12点左右,我们爬到了火烧坡,在那里休整了40分钟,吃了路餐。孤狼带的山东烙饼薄薄的,有咬劲,卷着咸菜很好吃。我吃的能量棒、牛肉干、面包干。

17.png

18.png


       吃过路餐后,我们继续往上爬。快乐飞舞和小呆的状态完全恢复正常,大家一路上有说有笑,爬到2900营地,背靠着石头和大树(从此以后,鳌太穿越的路上再也没有看到齐人高的树木了)晒起了太阳。向导李贡献还拣了一件新的稻草人速干T恤,笑得合不拢嘴。下午4点,我们就到达了盆景园营地。

20.png


       放眼望去,盆景园营地满目苍夷,到处是干旱枯死的松树。

21.png


      大家扎好帐篷以后,在向导的带领下去打水。水源到处都是,但都是一洼洼的死水,只有一块石头缝下藏着流动的活水,而且离营地很远。这个时候我才体会到,在鳌太,向导的作用,除了带路,背负,判断天气,其实最大的作用就是帮我们找到流动的活水,这在以后几天的行程中,作用尤为明显。

psb (18).jpg

       晚餐大家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4个炉头,6个套锅全部用上。我、胡闹、快乐飞舞、老田、小呆、孤狼都是吃的山之厨,一包用开水冲泡20分钟,足够一个人吃一餐的。我还带了速溶蛋花汤,胡闹带了木耳榨菜。喜洋洋这个超级强驴背了大米、面条、腊肉、香肠、干蘑菇、紫菜上山。他煮着米饭、炒着腊肉、煎着香肠,一阵阵扑鼻而来的香味把我们大家都馋坏了,纷纷找他混吃混喝,他也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手舞足蹈。跟着我们走的郭勇被向导老李收留,跟着老李一起吃了口热饭,喝了点热水。
       吃完晚饭,夕阳西下,根据向导老李的指引,我找到那块有手机信号的小石坡,给家人报了平安,然后把手机拍摄的照片发到背包客群里,和大家开心地聊了起来。
       夜色朦胧,我们都早早钻进帐篷睡觉,睡不着就聊天。半夜出帐篷一看,一轮明月挂在天空,满天的星星在头顶闪烁着,心情无比兴奋,只是感觉鳌太的夜晚很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4 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otian 于 2015-9-14 23:45 编辑

       8月25日清晨,喜洋洋第一个爬起来喊:“起床啦!起床啦!看日出啦。”圣者也拿着相机起来了,两人照了很多日出的相片。我们其他人则从帐篷里探出脑袋来,用手机拍着。鳌太第一个流光溢彩的清晨就这样在我们的十指间悄悄划过。
大家的早餐有方便面、卤蛋、黑芝麻糊、炒面、一顿饱餐、麦片,牛奶、面条等,什么都有,大家感觉最好吃的还是孤狼妈妈炒的炒面,甜而不腻,挺有儿时的味道,吃起来回味无穷。
       盆景园夜晚的气温零度以下,我们的帐篷和放在外面的东西都结冰了。吃完早餐,我们又花半个小时把帐篷和其它东西晒干,大概8点左右,我们正式拔营出发,开始第二天的行程。
       第二天一开始就是爬鳌山大梁,然后是爬到海拔3475米的导航架。在导航架上,我们照了背包客旗帜的合影。过了导航架就是西跑马梁,连绵几十公里,又宽又长,一眼望不到尽头。这时天空开始飘来一团团的乌云,我的心里紧张起来,担心下雨,催促队员们加快行进速度,尽快赶路。
       中午1点左右,我们终于赶到海拔3361米的药王庙,在那里吃路餐。孤狼的山东烙饼成了香饽饽,人人想吃,他也毫不吝惜,给每位队员掰一块一起吃着。路餐的时候,向导老李告诉我们:2014年江西井冈山法院一位50来岁的驴友,领队穿越鳌太,由于感冒引起肺水肿,死在了药王庙下撤的路上。听到这些,我的心里沉沉的,默默地祈祷我的队员这次能安全走出鳌太。
       大概中午1点半钟,药王庙开始乌云密布,我们全体队员立即拿出谈都不谈推荐我们购买的雨衣互相帮忙穿上。走出药王庙不久,刚开始攀爬麦秸岭,雨就下起来了,气温剧降到零度以下。雨时大时小,浓雾也不时袭来。
      海拔3500米的麦秸岭又高又陡,几乎全是大石块,下了雨后踩在上面滑滑的,如果仰下去就没命了。我们几乎是贴着悬崖右侧,在一块块石头上,艰难地往上爬。雨水打湿了雨衣后贴在身上,冰冷冰冷的。许多人开始出现不适,老田、圣者、小呆、快乐飞舞开始身上发冷。面对麦秸岭半山腰上“姐妹拼了!哥们加油!的文胸”,我们连拿出手机拍照留念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用尽全身力气继续往上爬。队伍开始越拉越长,前队不见后队。没有办法,我只好叫走在中间的孤狼原地等待收队。雨连续下了2个多小时,下午4点,前队的我、胡闹、快乐飞舞终于赶到海拔3100米的水窝子营地。45分钟后,孤狼、喜洋洋两位超级强驴终于陪着小呆、圣者和老田也赶来营地。
     这时天空已经放晴,大家赶快脱下雨衣、换下湿衣服、取出潮湿的睡袋找地方晾晒。小呆由于下雨时只穿了一件速干T恤套着雨衣,到了营地后人冷得很不舒服,在孤狼的帮助下,支好帐篷就开始钻进睡袋睡觉,一口饭也没吃,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才起来。
由于第一天就用掉3罐半气,大家担心气罐不够。在听取了大家的意见后,我对气罐重心新进行了分配。没带米和面条的6人,每人分一罐新的,带米和面条的喜洋洋和圣者每人分一罐半,剩下半罐气暂时由我保管应急。大家都集体出动在营地附近找没有用完的气罐,喜洋洋和向导老李分别找到半罐,都乐坏了。圣者没带米和面条,两天下来,早晚餐主要以麦片为主,体力明显下降,喜洋洋赶紧把面条和大米都匀了一些给他,让他感激不尽。喜洋洋煮了最后一顿米饭吃了,为了节约用气,他下决心第三天开始不再吃米饭,改吃面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4 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otian 于 2015-9-14 23:47 编辑

       第二天的流动水源在一块大石头下面,离我们扎营的地方很近,大概150米远,出水量也比较大,大家纷纷前往水源处打水、洗锅、洗饭盒和洗脸,据说快乐飞舞还趁着夜色去那抹了一个澡。
      在夜色中,快乐飞舞说道:“如果明天一早起来还下雨,她就下撤,山还在那里”。我建议大家:“要是真下雨,先等一天再说,但是我有连续等3天的决心”!向导老李告诉我们:“去年他带了一支队伍,就是在雨中等了3天,用9天走完鳌太的”。一下子给了我们信心和勇气。我问老李:“如果连续等待两到三天,气罐和吃的怎么解决”?老李告诉我们:“在第四天的营地,他藏了9罐气,今天的水窝子营地也藏了几斤面粉,问题不大”。我们赶紧要他去看看那几斤面粉还在么?老李一骨碌从帐篷爬起来、穿上衣服,走下斜坡,过一会儿回来了,笑呵呵地告诉我们:“面粉在着叻”!大家高兴坏了,又聊了一会后都沉沉入睡,心里期盼明天的天气好起来。
       水窝子营地在山的背面凹地里,早上看不到日出,第三天早上,大家都起得比较晚。昨晚没吃饭的小呆饿坏了,起来后美美地吃了一包美餐一顿,还吃了孤狼的炒面,身体状态也完全恢复了,让我心里不安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为了减负,小呆将穿了两天的一条军绿色裤子扔掉了。
      早上8点,我们拔营开始第三天的行程。首先就是要攀爬海拔3481米的飞机梁。这是一座又高又陡又长的大山,到处是大石块,得贴着悬崖往上爬,危险无处不在。我们互相鼓励着,用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终于爬上了山顶。一到山顶,一座竖有“鳌山太白遇难山友纪念”字样墓碑的石头坟墓赫然出现在我们眼前。墓碑的背面刻着“山无陵、与天厥”6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向导老李告诉我们,这是2013年一男一女两位在飞机梁失温死去的驴友的衣冠坟。面对他们,我们肃然起敬,大家纷纷在他们坟头放上香烟和食品,双手合十进行祭拜。
       随后我们开始下山,就在大家快下到山底时,意外发生了!走在前面的胡闹傻瓜由于遮阳帽的面巾从头发里面掉出来挡住了视线,一脚踏空,在尖叫声中滚下了山崖,连翻两个跟头后幸亏背上背着的70L的格里高利包挂住了山崖中的一块石头。向导老李和队友喜洋洋赶紧上去把她安全撤下来。那一刻她的双腿都已经完全软了,事后她说:“当时她以为自己死了”!多么危险的一幕,而且是因为极其低级的失误造成的!经过大家检查,胡闹是蹭着石块下去的,没有磕碰的很厉害,主要是头皮有一小片渗血点,右大腿外侧青淤一大块。小呆赶紧拿出云南白药消毒水和喷雾剂给胡闹消毒消肿。
       这个时候的胡闹已经没有办法背负很重的东西了,于是我和孤狼帮她把包卸了,将她的绝大部分东西分出来背着,让她轻装前进,并由喜洋洋专门陪着走。一下子陡增了背包重量以后,加上时刻要招呼队伍,我下午的攀爬变得非常吃力,状态很不好,幸亏有胡闹的肽粉冲泡着喝,体力不行的时候就喝几口支撑一下。
      这个时候,突然开始变天,一会就下起了冰雹,并且冰雹夹着阵雨和大雾,一起向我们袭来,让我们难上加难。一天之中,我们迅速经历了四季。我一下子从一件速干T恤,马上加了抓绒衣、冲锋衣,穿上了雨衣,还觉得冷。沿途爬过梁一、梁二、梁三。在梁一上,趁着雨雪小了点,我们吃了点路餐又继续赶路。连续4个多小时的冰雹和阵雨让我们全体队员精疲力尽,全身冰冷。一行10人,只有我的意大利SCARPA和胡闹新买的德国LOWA两双整牛皮鞋没有被打湿。每到一个垂直度较高的石阶处,胡闹由于右腿受伤,基本无力跳下去。这个时候喜洋洋总是先跳下去,然后用手掌做支撑点,接胡闹下来。洋洋告诉胡闹:“任何时候都不要松开我的手,我会一直抓紧你”!洋洋的话让胡闹感动不已,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男子汉的担当!
       下午4点半左右,我们终于赶到海拔2921米的小石河营地,也叫2800营地。我们的运气真的是相当地好,一到营地,冰雹和阵雨就完全停了。大家赶紧扎帐篷,胡闹第一个钻进睡袋昏昏入睡,圣者由于高反和出现感冒症状,状态很差,也钻进了睡袋睡觉。老田也出现了高反状态,头疼起来。由于大家的鞋子衣服基本都湿了,快乐飞舞和孤狼、以及一直跟随我们走的郭勇从营地附近找来很多枯树枝,生起了火堆。夜色慢慢降临,在熊熊篝火旁,七八个人围坐在一起,烤火取暖,烤衣服、鞋子和袜子。
       缓过劲来后,大家从300米远的流动水源处打来活水,开始烧水做饭。快乐飞舞将下山时扯的野韭菜洗干净,又去找附近窝棚里采药的夫妇要了点青椒来,加上一顿饱餐里的肉包,用套锅架在篝火上翻炒。当香气四溢时,我们用开水冲泡的山之厨也熟了,大家围着篝火美美地吃了一顿。胡闹吃了山之厨继续睡觉,圣者吃了老田给他的头疼粉和小呆给他的处方感冒药,也有所好转。我们把圣者带来的甘草片、山楂片和龙井茶混在一起,用套锅装满水架在篝火上煮着喝。连续煮了两大锅。只有胡闹由于太累了只喝了几小口,其他人都喝了两杯香喷喷的热茶。喝完以后,大家继续烤火。
       大概是晚上9点钟样子,我去查看胡闹的状态。天啊,她的右侧额头处开始水肿。我还清楚地记得,以前我们单位有个小伙子站在一米二高的管子上刷油漆,不小心摔下来,当时住进医院没点事,第二天晚上开始突发病情,第三天就死了。此时此刻,我不担心胡闹的腿伤,非常担心她的头伤。那一刻,面对漆黑的慢慢长夜,我顿感压力像大山一样向我压来。“胡闹能熬过今晚吗?她会没事吗?明天还是这样我该怎么办”?我一遍遍地问自己,后悔约她来爬鳌太。极其坚强地我,那一晚禁不住眼泪双流,无比自责。我下定决心第二天一早就带她下撤,倔强的她也最终同意下撤。
       大概晚上10点钟,喜洋洋烤完火来了,我们一起再次查看了胡闹头部的伤情,洋洋也认为明天必须下撤。洋洋还告诉我:“去年也是这里,有个驴友体力不支,随采药的一天就下撤下去了,只花了200元钱”。我说:“那我们就按正常带人下撤费用支付,两夫妇一天800元帮我们下撤出去,费用我来出,只要胡闹安全就行”。我们把向导老李叫醒,要他明天一早去找那对挖药的夫妇带我们下撤。大概晚上10点半样子,快乐飞舞最后一个烤完火回帐篷,我把胡闹的伤情向她说了,告诉她我明天一早准备带胡闹下撤。飞舞仔细询问了胡闹的伤情后,凭着自己的经验建议:胡闹没有什么大事,是正常的磕碰水肿,如果明天早上问题不大,叫上一对采药的夫妇带她下撤足够了。而我作为领队,还是应该带领其他队员继续前进,不然整个队伍一下子就会士气低落垮掉了。那天晚上我几乎一夜无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4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otian 于 2015-9-14 23:48 编辑

       第四天清晨,向导老李去找了挖药材的夫妇,他们开口就要2000,说是要走三天才能撤下山,没有讲价的余地。老李没有从小石河营地下撤过,就问他们几个主要路口该走那条路,他们也不说。鳌太人心之黑,我们这次算是领教了。
      清早胡闹起来后,自我感觉状态良好,头不疼不晕,心里也没有作呕的感觉,迈开大步走路也很顺利。这时向导告诉我们:“根据他10几年走鳌太经验的判断,也见过很多摔了的,这次胡闹没事,只要坚持走完今天,到达西塬营地,那里有手机信号,随时可以联系救援下撤,没有必要被采药的宰一刀”。于是我们决定一起继续走完今天,到达西塬营地再根据情况救援。为了进一步减轻胡闹的负重,我和快乐飞舞将胡闹包里剩余的东西全部卸载下来,只剩一个蛋槽垫,一个锡箔垫和一件冲锋衣、一件雨衣、一瓶热水、一瓶凉水让她自己背着。
       早上8点半左右,我们拔营出发,开始第四天的征程。圣者今天状态不好,帐篷还没收好,我要孤狼陪他一起走,我们其余8人先出发了。第四天是鳌太穿越极为艰难的一天。南天门和金字塔两座巨峰高笋入云,远远望去,一眼望不到头。当我们费劲全身的力气历时将近3个小时爬过南天门时,金字塔的塔一、塔二、塔三接连三座山峰又高高地矗立在我们眼前,看得我们想死的心都有。大雾迷蒙中艰难的爬行,手脚并用,我的精神几乎要爬得崩溃。老田爬到塔一就出现了严重高反,并且由于过量出汗,衣服全部湿了,有失温的症状。老田脸色惨败,老是唠叨着要就地扎营。我们赶紧给他服用了奥默携氧和红景天。胡闹和我把自己保温瓶里的热水先后全部倒给了老田,鼓励他继续走下去。孤狼和我陪着老田在后面慢慢走,走一下歇一下,孤狼和我都累坏了。大概在下午5点左右,我们终于全部到达海拔3200米的西塬营地。
       就在今天,我们在金字塔与2013年失踪的湖北荆州高三地理老师诗曼插肩而过。另外一队不走常规路线的驴友在金字塔发现了诗曼的遗体,她的相机、背包、证件、压缩饼干都还在。愿她的灵魂在鳌太高高的金字塔上安息!
      胡闹状态很好,我已不用担心。大家先帮老田扎好帐篷,让他钻进睡袋睡觉。向导老李带着5个大的空水瓶从西侧山坡下去打水,将近一个小时才找到隐蔽的流动水源将水打上来,爬上坡,直接累趴在地上,累得心脏都疼起来了。我们赶紧先烧开水,水开了以后,泡上红糖姜茶和感冒冲剂,先给老田和圣者喝上。
       快乐飞舞、孤狼、郭勇又在营地附近找来枯树枝烧起篝火。小呆将她妈妈炒好的一罐牛肉全部贡献出来,快乐飞舞在营地捡到半瓶油,正好派上用场。她将自己在南天门采的野蘑菇捣碎,和野韭菜、牛肉一起用套锅放在篝火上翻炒。喜洋洋、孤狼、郭勇三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在向导老李的指引下下山打水,打完水上来累得半死。
      一切平静下来,我在老李的指导下,爬上西塬营地前面的一个缓坡,开始打电话向家里报平安,然后进背包客群,向大家通报情况。大家很关心老田的安危,向我出了不少主意。夕阳下,抬头仰望前方的九层石海,直插云霄,那将是我们明天要继续战斗的地方。石海顶有一面经幡迎风飘扬。向导老李告诉我,那是一位63岁的驴友殉难的地方。那位驴友高反后到了山顶蹲下来上个厕所就再也没有起来。他反复告诫我:你的队员明天爬九重石海和迷魂阵即使严重高反,也不能坐下去停留,要尽快从山顶撤下去,到相对低海拔地方才是正确的选择。
       营地传来阵阵喊我吃饭的声音,快乐飞舞的蘑菇韭菜牛肉已经炒好。我把蘑菇韭菜牛肉拌到我的山之厨里吃,好香。喜洋洋用腊肉、香肠、紫菜煮了一锅热汤,香喷喷的,我喝了一碗,顿感身体有了热量。我们帮老田做好了热饭热菜,送到他帐篷里,让他趁热吃了。圣者坚持自己熬粥喝,我们尊重他的意见。吃完饭我们继续烧水烤火,今天大家都好累,孤狼也累趴了,早早就睡了。
晚上,我们又给老田和圣者分别喝了藿香正气水。睡下去后,我、胡闹、喜洋洋都不敢睡踏实,半夜轮流喊老田,问他状态怎么样?有一次,喊了好久,老田没有回声,把我们吓一跳,赶紧爬起来看,原来是他累坏了,睡得很香没听到,我们才放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4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otian 于 2015-9-14 23:49 编辑

       第五天终于来临了,一早起来,老田恢复了很多,圣者也好了不少,胡闹状态很好,坚决要求自己的东西主要还是自己来背。我给老田和圣者分别吃了奥默携氧和红景天。我要求老田和圣者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必须减负。老田把自己的帐篷、套锅、炉头全部送给了喜洋洋,所有吃的也全部送给了大家。我也把新的雨套送给了喜洋洋。
       吃完早餐,8点左右,我们正式拔营出发。在大家已经连续攀爬4天的情况下,每个人的体能消耗都很大,今天将是最为艰难的一天。面对高高的九重石海,我鼓励大家鼓起勇气、自由发挥、拼劲全力,爬过今天就是胜利!
       九重石海海拔3520米,又叫大太白梁,实际上由9个连续拔高的石头山峰组成,当你抬头仰望,爬上一个山头以为到顶了时,另一个更高的山峰又矗立在你的眼前。我们艰难地往上爬着,遇到大石块就收掉登山杖用手爬。“发了财”的喜洋洋背负60斤重的东西上九重石海,觉得累时,他就高唱:“喜羊羊,美羊羊,我是一只快乐的羊。”我们都被他的乐观精神所感染。上午11点左右,我们终于爬过九重石海,下到海拔3174米的大石河营地。
       老田虽然还是高反和体力透支,但情况有所好转,孤狼又帮他背了两件衣服,老田坚持来到了大石河。圣者最后赶到大石河,高反很厉害,坐下来就开始呕吐。为了让老田和圣者补充热水,我们就地打水和烧水,水烧开以后,帮圣者和老田的保温瓶灌满热水,保证他们不失温,其他队员也补充了一些热水。
       我再次要求圣者必须减负,他同意了,将帐篷送给了一直跟随我们走的郭勇,炉头、套锅送给了向导老李,两个防潮垫也就地扔掉了,我把他采的草药偷偷仍了,背包里那本可能陪他度过无数慢慢长夜的厚厚的《道德经》,我和孤狼也悄悄地帮他扔了。只要人在,这些都还会有的,我的朋友。
      大家简单地吃了一些东西,补充能量,胡闹将珍贵的肽粉和奶粉冲泡好,送给了圣者喝,以增强他的免疫力,使他的体力也有了一些恢复。中午12点左右,我们越过东塬营地,开始向今天的最后一座大山——海拔3564米的迷魂阵进发。这又是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峰,但我们连想死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有用自己的勇气加毅力义无反顾地往上爬。下午2点多,我们终于爬上迷魂阵。接着越过万仙阵、雷公庙,来到了东跑马梁。一路都是在海拔3500米以上的高海拔山区行走,由于地势较为平坦,郭勇、胡闹和快乐飞舞越走越快,负重超过60斤的喜洋洋也被拉得跟不上了,走到了最后。就是这个最后,最终却救了圣者一命。
       圣者快走完东跑马梁时,由于一直在3500米以上高海拔行走,高反极其严重,体力严重透支,倒在了路上,脸色惨白,呕吐厉害,生命奄奄一息。幸亏走在最后的喜洋洋路过时看到了,赶紧大声呼叫正在爬坡的我和孤狼、小呆。我们三个赶紧原地卸包,我手忙脚乱地从背包中找出奥默携氧、红景天和速效救心丸,要体力最好的孤狼拿着药迅速冲刺下去救圣者。在大家齐心协力地救治下,圣者转危为安。前面的队伍看到我们久久没有跟上来,也放慢了脚步等我们。我追上前面的队伍,严厉地批评了郭勇擅自走到向导前面去,命令他放慢脚步,跟着圣者走。最危险的一幕终于过去了,接下来经过二爷海,我们终于在下午4点半左右赶到海拔3590米的大爷海,胜利的曙光已经在向我们招手。
       面对大爷海那一弯清澈碧绿的高山湖水和湖畔高耸入云的秦岭第一高峰——太白山主峰拔仙台,我们放下背包尽情地尖叫和摆POSS照相。
       大爷海营地是敖太的救援中心之一,各项设施比较齐全,从太白山景区走来的游客也很多。那天晚上,我、老田、圣者、胡闹、飞舞和向导老李6人住宿在大爷海营地,100元钱一个人,3人一张床。孤狼、小呆、喜洋洋和郭勇4人,豪气冲天,背着大包和帐篷直接上了拔仙台,睡在了拔仙台的庙里。圣者也想去拔仙台睡,被我劝住了,海拔3767米的拔仙台,圣者是吃不消的。
      大方的快乐飞舞请大家喝可乐,20元一瓶。晚餐我和快乐飞舞、胡闹、老田FB了一回。50元一碟的辣椒炒肉我们炒了两碟,飞舞亲自下的厨。我们又另外点了一碟西红柿炒蛋50元、一碟炒茄子40元,外加20元一碗的米饭3碗和20元一瓶的脾酒3瓶。大家匀着吃了个精光。圣者喜欢吃面条,他自己点了一碗面条吃了。
       吃完晚饭后,老板娘发电了,手机有信号了,我给家里报了平安,给群里也报了平安,告诉大家老田安全到达大爷海了,大家悬着的心才松了一口气。
       气罐明天已经不需要了,我们拿来烧热水,用热水抹身子和烫脚。老田、圣者和向导老李早早入睡了。飞舞、胡闹和我用热水舒舒服服烫了个脚。原以为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谁知半夜还有旅游的人来住宿,早上4点多钟他们就吵哄哄地起来赶去拔仙台看日出,基本一晚上吵得没法睡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4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otian 于 2015-9-14 23:50 编辑

       第六天终于到来,我们几个住在大爷海的人,每人吃了一碗没有肉末的面条,30元一碗。刚吃完,喜洋洋他们已经在拔仙台看完日出下来了。
      由于拔仙台高达3767米,有高反的老田和圣者听了我们的建议,就不上了。飞舞,胡闹和我轻装以后,精神抖数地去爬拔仙台。拔仙台太陡了,虽然只爬了40分钟,真把我们三个累得够呛。站在拔仙台顶上,没有了游客的喧闹,极目远眺,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回首我们5天曾经爬过的那些重重叠叠的山脉,我们为自己的勇敢与坚强感到无比地骄傲!背包客和探路者的旗帜在拔仙台上迎风飘扬,我用自己的勇气、智慧和组织力,兑现了临出发时对大家的庄严承诺——高高兴兴去,平平安安归。
最后我们把快乐飞舞的“神马”内衣和岳阳探路者旗舰店的旗帜挂在了高高的拔仙台上。筱筱,飞舞把你的名字写在“神马”内衣上,带上了拔仙台噢,那将成为拔仙台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独一无二。
       第6天,我们继续从大爷海出发。一路上,不时碰到从太白山各景区入口前往大爷海、拔仙台的游客。得知我们用6天时间背着这么重的背包从鳌山塘口穿越无人区过来,他们惊叹不已,纷纷和我们合影留念。一位大哥对我们说:“你们太了不起了,我准备了10几年,一直不敢穿越”。他们两夫妻轮流与胡闹、飞舞和我三个合影,他可爱的妻子合影完还不“解恨”,又借了我的登山杖摆POSS照了张。
      一位提着一袋葡萄的美女与我们对向走来,6天没吃水果的我们,馋得口水直流。快乐飞舞、胡闹和我厚着脸皮找她讨吃。我吃了3颗,那个葡萄呀,美味啊,酸酸甜甜的,一下子沁入心田,终生难忘。
       途中我们又经过海拔3495米的大文公庙,耗时约4个小时后,我们到达太白山索道处,经索道下到太白山汤峪景区入口。在景区入口,我们照了最后一张背包客的合影,那是一张人人喜笑颜开,竖着大拇指的平安归来照。那张相片上,共有9人,除了向导老李,我们一行8人全部安全穿越鳌太。跟随我们的郭勇在索道前与我们分手,继续他的征程。
      坐景区中巴到达汤峪镇上后,已经是中午1点半了。我们来到一家当地特色餐馆吃中饭。小呆一进门就第一个喊道:“老板,来一瓶冰镇啤酒”。于是,口干舌燥的我们人手一瓶冰镇啤酒或饮料,围着餐桌就碰杯干了起来,一洗连日来的劳顿。我又叫老板买来一个17斤的大西瓜,连切4盘,让大家开心地吃了。大家纷纷对向导老李表示感谢,老李朴实无华,没有一点心机,他用他的行动赢得了我们对他的一致尊敬。点了一桌子的菜,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大家狼吞虎咽吃了个精光。
       由于向导老李要赶往湄县转车,圣者到西安后也要赶乘长途汽车。我要负责AA费用管理的胡闹把帐算了下,除去个人买的来回车票,我们每人只花费了669元。由于帐算得匆忙,孤狼帮我们买的高铁票的尾数钱,胡闹贴钱请大家坐的旅游观光车,我帮孤狼、圣者、胡闹买的保险,帮喜洋洋、飞舞包得西安面的,都忘记算进去了。大家平安归来就好,我们都决定忘记的就不再A啦,大家生死与共一场,已经成驴友玩成了朋友。
      随后,我们坐大巴2小时回到了西安,找了一家干净的旅馆住了下来。大家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热水澡。孤狼去他西安朋友处帮我们把寄存的物品取回来。碰巧孤狼的大学同学壮壮也来到了西安,一聊又是一个超级女强驴!晚上,我们邀请壮壮在一起聚餐。杯光烛影中,我们开心地聊着有关户外的一切话题,惬意而美好,任时光慢慢流逝。为了感谢孤狼和喜洋洋对本次鳌太穿越的无私奉献,我,胡闹、飞舞和老田4人请大家吃的晚餐。晚餐后,天各一方,大家依依不舍地惜别,我们相约明年狼塔见。
8月30号,我、胡闹、飞舞、老田、喜洋洋5人搭乘高铁回岳阳,小呆这个浪迹天涯的女孩又收拾行囊准备出发前往新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4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otian 于 2015-9-14 23:51 编辑

      30号下午6点,离家9天后,我们终于回到了岳阳。九哥、筱筱、青柏、飘摇又赶来高铁东站接我们,我们在高铁站广场拿出背包客的旗帜合影留念,为本次鳌太穿越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晚餐,我们在仙姑和轨迹家小区门口的一家餐馆聚餐,飘飘、瓜瓜、轨迹姐也赶来了,云中兄和仙姑姐从外地正往岳阳赶回来,给我们打来好多电话,由于餐馆大厅太吵了,我们没有听到,真得很抱歉。细心的轨迹姐听到我们6天没吃水果,还到外面买来哈密瓜切好拿进来慰劳我们。那一晚,我们聊得很嗨,喝了不少酒。瓜瓜也是穿越鳌太的美女,我们一起交流经验,为明年九哥带队穿越鳌太提供参考。九哥豪言:“要带领背包客的兄弟姐妹们实现自己的登山梦想”!由于老田还要赶回临湘,在还没有等到云中兄和仙姑姐的情况下,我们先散啦。一身伤痛从汨罗开车赶过来的青柏又载着飞舞和飘摇回汨罗,九哥又把我、胡闹、瓜瓜分别开车送回家。
       在官场混迹多年,对利益的追逐早已让我的心麻木不仁,习惯了世态炎凉。但是本次鳌太穿越,还是让我的心灵受到了洗涤。人之初,性本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与人为善的一面,关键在于你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氛围与环境之中?你是否愿意敞开你自己的心扉?你交了哪些朋友?你为你的朋友奉献了多少?爱是等价的,有付出就会有回报。最后用八个字总结本次鳌太穿越:团结、友爱、奉献、超越。谢谢大家!
                                                                                                                                 梧桐
                                                                                                                        2015年9月4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5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227:}{:22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5 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227:}{:22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汨罗江社区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

GMT+8, 2020-3-31 14:46 , Processed in 0.174891 second(s), 2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