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罗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28|回复: 1

[原创文学] 汨罗,五月,一路向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15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汨罗,五月,一路向西
逸凡
0 Z2 u' ]5 A' X2 N9 V1、 先生,你还是走吧9 F- e: Q7 `5 z# T9 V
     两千多个五月过去了,水,还是那么硬,风,还是那么紧,梦,还是那么遥不可及。先生,你在那个五月,从汨罗江的船上,一头扎下去的时候,您想过吗?那惊天的水花,是不是不那么干净?
3 a! H8 o4 d2 t! g# R一条河,从那天起,就这样一路向西了。一路向西地被您用一双手,托上了历史的背脊。
6 `# h# Y! V$ k1 F) o( f今晨,我伴着这条河,也在一路向西。修水,平江,汨罗,洞庭......。我的双眼,穿过我那枚独立审视的镜头,带我看到了更多,我从来没有想到会发生过的场景:
2 K# K+ y- _+ L. o+ r( w东岸,那一艘放学的渡船沉了。水上水下,那近百朵超载的鲜花,从此,只能时沉时浮地去追逐着太阳。西边,那大山皱褶里的空心山村,守巢老人的陋屋,摇摇欲坠地结在连天的衰草上。像极了五月汨罗的岸上,那一树树残败的榴花。% G! _" F& ~# ]" y" T- y
我,站在汨罗的响水之湄,就如同站在《离骚》之上。我扔一块石头入江,把那一圈圈水的波纹,收藏在数码芯片上。我只是不知道,那些漪涟是不是还能拓印上《九歌》的翅膀?
; Q) u' }6 g" x6 o& C两千多年了,流水已过,飞鸟已过。那两千多回的花开花落,都向您证明了,流水是动的,土地却在沉默。这两千多年的响动和沉默,还载得动您《天问》的澎湃吗?0 u7 Y6 H( n& j( b( W7 X
远望、倾听、思索。至今,我依然看到了一个瘦小的身影,峨冠博带地在汨罗江畔徘徊。
4 U- l  A: d8 p2 y) N/ K3 @我还看到,南海、东海、藏南,还有更多的地方。那些高天之上,有无数的人衣衫褛烂,泪如雨下。他们在吟诵您的诗歌。
# c; V& v7 j- w- D那里的水也攒紧了拳头,它们,为它是水的本身,而倍感荣光。+ E# X" L0 H* \' e
您还是走吧,先生,什么也别问了。五月,汨罗,投江。从此,汨罗就是您的了,您一个人的。任谁也改变不了。
9 h! I( ~. X) g3 F/ o& i如一管竹的七孔之伤,早已成了传奇。2 H6 B% \6 r+ c4 D: U
可您还是走吧,汨罗,洞庭,大海.长江。.....。
: J- h0 ^+ t' h) ^9 w; x您留在这里,也改变不了什么。4 e% c9 c2 N/ A9 B$ m
* y0 c# H% G9 W) \+ E( B7 W
2、鱼说,您是一块金子
% C" ]+ m/ L9 M, R1 Q6 U; g3 k- D
  i& X0 X) N5 Q! s8 [     五月的那天,那个可怜的渔夫和他的船,一定被您吓得不轻。三闾大夫,先生,您可知道,您这决绝地纵身一跃,两千多年了,被吓着了的历史,至今还躲在宣纸里哆嗦。
' o6 o% r5 Z6 {3 H" |6 a. e# h你那时绝对不仅仅是个三闾大夫,您的肩上,还扛着顶天立地的诗名。跳下去,那一刻,汨罗的波涛,有如洛神轻轻合上的眼睛。, B2 J* Q, I: e: k! J- j9 |  z
从此,楚天云低,天下,少了的不仅仅是个三闾大夫。洞庭水起,更是系留起了一艘惊天的诗魂。
* Z1 Z0 _, p$ E' _那可是关天的人命啊。渔夫他们,也许就躲了。他们,也许就逃了,天涯海角。也许,早已抄斩了满门。反正,从此史无记载。0 H2 o$ b/ {7 _- q; [: B
要不然,汨罗江上,到今天,肯定会有一年三百六十场的漂流。精明的老板们,一定会用大幅大幅的唾沫来鼓噪,说是他手下船夫的祖先们,是多么地渊远流长。素纸朱泥的族谱里,早已散发开无上的荣光。. N" n% }2 G5 O* ?7 M/ V
就是制造了一江坟堆般的挖沙淘金船主,也会和政府辩解:打我五十八辈的祖上起,就把捕鱼的习惯给戒了,变成了,在满江满河地寻找您!
% h8 ?  ~; Z7 r) a; n3 l  A$ ]鱼说,我的祖上还背负过您,背您,像越过千年一样,越过了洞庭。秭归记得,他们说得不是真的,但先生,您是块金子,这是真的。9 r+ A$ M( K" G- Y$ L& j- N; N, T7 K
您在云端里看吧,到今天,无论有多少污水流进了江里,那龙舟依旧在竞渡。五月,汨罗竞渡。波涛汹涌,那都是龙舟踩出的巨大的脚印。
; d, {9 M) n% a/ e/ Q( d# I0 m那一刻,震天的锣鼓声里,数百双粗壮的手和木桨,和着两岸数以万计的呐喊,汇成了另一条河流膨湃的号子。! {# t3 i" a2 x  V- Q% w
江河,今天,以这样一种呼啸的方式,是在怀念一个人吗?遥看红旗指处,悬挂的,依然是闪亮闪亮的金钱。9 R  {. K  _7 [8 _% y
独醒亭、碑林、屈子祠、玉笥山。庙堂之上,那些收费的门槛,像洞庭三月的桃花汛,越抬越高。端午,屈原,汨罗,秭归......。一路上,大家都在搭台唱戏,这一码码经济的戏,谁弄得清,到底养胖了多少商贾官人,累瘦了多少百姓苍生?- N# C6 u; b# Z5 b- T* C3 b9 w9 }4 g
五月,汨罗,一路向西。我枕着汨罗唱了一路的歌,到今天早上,才发现,我唱的每个音符,早已是无曲无词。

+ [# W! \! o( F: h8 V( `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金钱 +50 粽子 +10 收起 理由
小薇/sun + 10 + 50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6-18 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水,还是那么硬?{:16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汨罗江社区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

GMT+8, 2019-7-24 16:44 , Processed in 0.156615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