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罗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31|回复: 1

诗词漫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8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了一些诗、填了一些词之后,关于诗词的思考不仅没有淡化,反而越发强烈。我不止一次地考问过自己:究竟什么是诗词?诗词的本来面目应该是怎样的?从形式上看,诗有诗律,词有词谱,学习起来并非十分艰难,然而,从品质上讲,要把诗词做得真有诗词味儿,是可以机械地效仿、可以照葫芦画瓢的吗?通过这些问题以及与之相关联的其他一些问题的思考,形成了如下一些思想碎片。现简陈如次,权作本书的后记。
一、写诗填词有没有境界差别?
写诗填词是艺术的创作活动,这种活动究竟有没有境界上的高
低之别呢?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做学问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瘁”;三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一境界说,概括了做学问从开始到成功的过程及其特点,并援引前人的词句来表述,形象、精准、传神而深刻。此已为大家所普遍熟知。
袁国义先生最近在《人民日报》上撰文指出,著述有三种境界。他的境界说,注重的是主观的动因,把过程和结果置之不提。他说,著述的第一种境界是“立言传世,使命使然”,第二种境界是“命运多舛,才情使然”,第三种境界是“追逐名利,私欲使然”。
对两位学者的不同说法,我都大以为然,深信不疑,折服不已。
准确地说,写诗填词不算做学问,是艺术的创作实践,但王国维所说的三种境界却完全可以体味得到。写诗填词当然是著述,著述就是写作。所以,写诗填词的确是有境界差别的。
“既然如此,你把自己的写作归在哪一个层次的境界呢”?我多次在心底里考问自己。这是千真万确的自我作难。实在是不好意思,思索再三,再三思索,都没有找到准确而又令人满意的答案。我不敢附庸风雅,自吹自擂,也不敢自我作贱,甘于堕落。
就袁国义先生的境界说而言,“第一种境界令人敬佩景仰,可惜古往今来能做到的为数不多”(袁国义《著述出书“三境界”》)。我当然不敢“癞蛤蟆跳秤盘——自称”。自古以来能达到这种境界的人都寥寥无几,如果不知天高地厚,那就是白痴,是百分之百的自讨没趣了。“第二种境界令人赞叹,但其遭际、多舛命运又令人心酸”(同上)。我的命运不仅不“多舛”,而且好得很,我曾经有很好的就学机会,现在又有稳定的职业与收入,工作称心,环境和谐,朋友真诚,因而自由自在,身心畅快。当然,我也有一些忧虑,但这种忧虑基本上与个人命运不济没有多大关联。所以,这种层次的境界我也达不到。“第三种其实算不上境界,但却常常能吸引很多人的注意力,而且异常活跃,影响恶劣而又广泛”(同上)。这种算不上境界的境界我也达不到,我的写作还远未达到“异常活跃”的程度,还处于十分孤寂的苦旅之中,“影响”就更谈不上“广泛”了。当然了,我的写作也不是“私欲使然”,也不曾“追名逐利”,鄙人才疏学浅,直鲁愚顽,但这一点却是可以坦然面对头顶上那片星空的。
我不知道自己的写作究竟处于什么样的一种境界,但我十分清楚,自己的诗词够不上高雅,当然也决不秽浊,既缺乏“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天真,也没有“暖风吹得游人醉”的逍遥,只不过“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把自己的心声自然地流露出来,如此而已。
“现在很多作家诗人,——当然包括所有从事艺术创作的人,如果你拿掉他们所从事的创作部分,本人的思维和形态要么是个商人,要么是个政客,要么是个毫无内涵的空洞猥琐之人,他们的人本与文本完全脱离。作家的独立姿态已经完全丧失。他们与现实的同向,以及与生活泥潭的同沦,决定了他们作品的平庸与思想的干枯”(陈原《诗人已成为诗歌的敌人》)。我算不上诗人,也算不上作家,只是业余的从事艺术创作的人。我可以一生的艺术成就都不高,甚至可以没有什么艺术成就,但是,万万不可失去独立的人格和创作的境界。用一句时髦的话来说,这就是我从事业余创作所坚守的底线。

 楼主| 发表于 2015-1-28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什么是诗词?应如何写诗填词?
有人说,诗是一种十分普遍的艺术,就像阳光和空气一样遍布在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有人说,诗是一门十分高雅的艺术,它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既是生活的艺术,又是艺术的生活。这些说法当然不错,然而,都没有正面回答什么是诗词的问题。
什么是诗?《辞海》说,诗是“文学的一种体裁、样式”。词则是“文体名,韵文的一种”。《说文解字》说:“诗,从言,寺声”。“言”为语言、言辞,“寺”为古代官署的名称。“寺,廷也。有法度者也。”“廷”为朝廷。“言”“寺”为“诗”,意为“诗”是一种遵守一定的章法并有固定格式的语言。《毛诗序》对诗的定义则是:“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诗歌比思想更深刻更宏阔,比哲学更充满智慧和道理,比科学更科学和准确,诗歌是深邃之上的感性与意象。诗歌是伟大的理性,是最大的哲学与美学”。诗歌“不是思想、情感、智慧的累积,更不是产生于其后,而是人类最初的思想、情感、智慧的原核。所以它是世间一切人类情愫和文明的先导和引领”(本自然段的两处引文均见陈原《诗人已成为诗歌的敌人》)。
什么是词?词是诗的别体,是唐代兴起的一种新的文学样式,到宋代进入全盛时期。词又称曲子词、长短句、诗余,是配合宴乐乐曲而填写的歌词。
词是诗余,与诗大同而小异,所以,除了诗律和词谱的不同之外,考究相关问题时,说诗其实也就基本上涵盖词乃至散曲了。
“志之所之”也好,“人类最初的思想、情感、智慧的原核”也好,都把诗歌看得很神圣,很崇高。 陈原先生说,诗歌最初的降临,就像一座殿堂的降临,诗人和神灵在其中居住。我理解,他的意思是说,诗歌是神灵的声音。
诗应该如何去写,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因为“神灵的声音”是如何发出来的,没人知道。另外,“文无定法”,没人说得清“无定法”的事应该怎么做。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无定法”不正是最大的“定法”吗?前人有丰富的创作实践和理论研究,我们完全可以从中寻求到足够的启示。
我的看法是,写诗,首先应该说心里话。心里话就是真话,就是真情实感,真实是文学艺术的生命所在。情真方能意切。情真意切方能动人心魄。圣人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论语.为政第二》)。这里的“思”是语气词,没有实在意义。“无邪”就是直和真,意思是说,诗经三百零五篇都是出自真情的自然流露,没有虚假而无病呻吟的东西。
说心里话,就是抒发真情实感,不作无病呻吟,不事无话找话,不屑装腔作势。做诗填词之艰难,诗词之可贵也正在于此。
诗词之所以感人,首先不是因为言词华丽优美,而是因为情真意切而又恰如其分的感悟与激情。所以,学诗习词,首先追求的应该是真实,说自己的话,说心里的话。这种追求,也就是正确处理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关系。坚持出真品,反对贩假货。“想当年那段情由未必如此,看今日这般关景或者有之”,在我看来,这是处理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关系的最高境界。
在说真话的前提下,诗究竟可以怎么做?或者说诗人可以做些什么?“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论语.阳货》)。这就是说,诗可以抒发感情与志向,可以观察自然与社会,可以结交众多的朋友,可以讽谏怨刺不平不公之事。老祖宗是从诗的功用角度说这番话的,然而,我们又何妨从如何做诗的角度来加以理解?
诗可以“兴、观、群”,这从来没有疑问,可说到“怨”就不一样了。诗似乎不应该怨,而只应该颂——歌颂自然,歌颂社会,歌颂爱情,歌颂美人,歌颂德政。其实不然,诗的怨是从来就有的,从诗三百中的“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诗经.伐檀》)到臧克家《有的人 ——纪念鲁迅有感 》中的“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从古至今,怨声载道之言,不乏其作。整部《离骚》就是怨刺的,它的生命力和影响力众所周知。忠言逆耳,良药苦口,智者明白,不可弃之。
圣人说,诗可以“兴观群怨”。在我看来,可以就是应该。也就是说,诗应该具备“兴观群怨”的本质特征,虽说“文无定法”,但做诗切不可视这些特征于不顾而一味去追求新雅奇怪,否则,做出来的诗就会不伦不类,面目全非,徒有形式,令人厌恶。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汨罗江社区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

GMT+8, 2019-12-14 09:18 , Processed in 0.145490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