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罗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贾令隆

[人生百味] 东风茶场“知青”网上家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0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贾令隆 于 2013-12-23 14:19 编辑

汨罗周刊.JPG
报刊跟踪采用



      2013年11月15日《汨罗周刊》第8版,刊登该刊记者周敏对本人的采访文章
                  《那些年,一起走过的知青岁月》
           ------六旬老人杨宏应发帖追忆青春年华,讲述难忘经历

               (下面转载的是通过电子邮箱交流的征求意见稿)



       当年一位知青,如今成为花甲老人,将自己知青岁月的点点滴滴通过帖文发在网站上,引起了了网友们的共鸣,他就是家住汨罗新市街的杨宏应。近日,记者联系到这位老知青杨爹时,他正在忙碌“做外公”(女儿生了小孩),便与他通过电话和QQ进行了交流。  杨爹说,四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知青哥、知青姐,现在已经是知青奶奶知青爷爷了。陆续下放到原新市公社东风茶场的63名知青中已有熊万平、李荣华两人先后辞世。每逢年节缅怀起去世的知友,大家无不感慨万千,丢不下这段知青情结。
难忘当年知青时
        1968年12月22日,毛主席发出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伟大号召,全国掀起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一大批楞头小子、黄毛丫头,就这样打起背包,告别父母、亲友,奔赴全国农村“广阔天地”。
      1968年12月24日,20岁不到的杨宏应,随“大部队”第一拨下放到原新市公社东风茶场;1969年,又随户下放到邻近的上马大队第十生产队,与社员群众一道摸爬滚打7年时间;1975年招工回汨罗,先后在搬运公司、石油公司、商业局(后改制为商业总公司)工作,直到2012年7月退休。
     “上世纪70年代初,物资匮乏,生活条件相当艰苦。”回忆当年的知青生活,杨爹感慨万千,他说:那时候业余生活很单调,没有书,没有电视,但知青们仍忙里偷闲聚在一起吹拉弹唱,自娱自乐,有时还聚集到生产队“说书人”亮叔家里,听他讲妙趣横生的笑话和历史故事。(亮叔名叫仇亮云,是上马大队远近闻名“李有才”式的人物),那些苦中有乐、自娱自乐的日子成了我一生抹不去的记忆。
义重情深兄弟情
      1969年5月,杨宏应和“知友”杨林应、刘正军等离开东风茶场,下放到上马大队第十生产队。东风茶场的几个知友为他们举行了送行仪式。时至今日,知友们的叮嘱声,那种难舍难分之情,仍然萦绕耳畔,历历如在目前。
        由于上马大队与东风茶场相距不远,杨爹他们和东风茶场“知友”们聚在一起的时间还是比较多,特别是与甘元华、程物华、徐解林、姚刚、肖光云等几个后招工的“知友”交往就更加多一点。
        1971年,杨爹在上马大队第十生产队做屋“安家”,还是这几位“知友”不辞辛苦与生产队的社员一道,帮忙提泥砖、砌房,一干就是两三天。长沙知友左德光甚至抽出五天时间,和杨爹他们一道“同吃同住同劳动”帮助他们家做房子。生产队会计仇第胜冒着风雨给他们家加盖屋顶,第二天生病得了重感冒,由于自己那时年纪小不懂事,遇到仇第胜连一声感谢的话都没有说,回想起来深感歉疚,杨爹动情地说:“知友”们和社员们的情义终生难忘啊。
       离开茶场,下放到生产队数年后,一些知友陆陆续续招工招考“离开了黄土地”。就在那个非常苦闷的时期,一些已招工招考的“知友”仍不时给杨爹来信,给予他精神鼓励和安慰,这些珍贵的信件杨爹一直珍藏在箱底,保存到现在。如今,说起这些,杨爹仍如数家珍。
忆往昔峥嵘岁月
       相聚、相识,共同劳动共同生活,彼此衍生出许多生动故事来。说起下面两件事,杨爹至今记忆犹新。
     杨爹说:1969年初,佩戴毛主席像章热仍未降温,我当时持有的是一枚瓷质像章,色彩明朗,长沙女知青周春兰持有的是一枚铝制像章,色彩不那么明朗,她要求和我交换,因为当时年纪小,加上又“小气”,就直接拒绝了交换的要求。每每回想起这件事,我都觉得特别愧疚。“真的觉得自己好蠢,送她都来不及啊。”
      “过去几十年了的事,有的自己深深印在心底,人家不记得;有的自不记得,人家却记得清清楚楚。”说起另外一个故事,杨爹感叹说:今年元月,老“知友”刘正军来访聊天,谈及在生产队当社员时的情景。他说有一年两人同到齐米塘捞鱼吃,刘正军被塘泥中的玻璃片划伤,血流不止,是我将他背回家中,帮他进行清洗包扎的。刘正军把这些旧事讲得绘声绘色,可我却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期望“知友”多珍重
               知青中有各种际遇和命运:有“镀金”一年半年就高高兴兴招工、招干、招生、参军入伍了的;有通过各种关系,顶职或病退回城了的;有接受“再教育”十多年回不了城的;也有“随父母下放农村接受监督“劳动改造”的;有单个插队的、有投亲靠友的等等……虽然际遇不同,但最终都走过了自己各具风采的人生之路。
       当年青春热血、风华正茂的少男少女们如今已鬓染白霜。回顾当年的知青生涯,杨爹感叹道:抚今忆昔,那段经历,已成记忆。对于上山下乡运动,虽然正如邓小平同志说的:“国家花了三百个亿,买了三个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家长不满意,农民也不满意。”。但正因为不满意、是磨难,才让我们更加懂得珍惜、更加懂得知足和淡薄名利,从这个角度来说,知青经历是我人生一笔宝贵的财富。
       40年前,我们这些楞头小子、黄毛丫头,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打起背包,远离父母亲朋,告别城镇,奔赴公社茶场和生产队,我们在同一块田地里耕耘,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在与大自然斗争和社会实践中,我们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劳动和汗水,我们走过比他人更为艰难的崎岖道路。所以,无论如何评价“知青上山下乡”这段历史,我们都会情不自禁地说:我们曾为理想拼搏过,和农村广大社员群众共同劳动过,艰苦的生活和劳动锻炼了我们的身体,磨练了我们的精神和意志,使我们一步一步走向成熟。招工、招生后,我们不屈不挠从头再来,打拼于职场,操劳于家庭,瞻养老人,教育子女,如今都到了退休的年龄。             回首往事,有人也许曾经风光过,有人也许落魄过。但不论你现在是地位显赫还是平民百姓,不论你是腰缠万贯还是生活并不富裕。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知青生涯只有知友之间的友情最珍贵!美好青春时光恰似流光溢彩的画卷,烙在我们的记忆深处,往事如烟,温馨如昨,重温四十多年前那些日子,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知青情怀是一片真诚的心灵花瓣,是一种千金难买的情缘。不管我们的境遇如何,我们都要善待自己,善待他人,因为生活是美丽的,我们要关爱健康、珍惜生命、热爱生活、祝愿广大知青朋友青春不老,快快乐乐每一天!
        采访结束,杨爹非常真挚地对笔者说,自己的联系方式都公布到了社区帖子里,电话和邮箱分别是:18974054790;553444791@qq.com,希望知友们能够到汨罗公众信息网“知青网上家园”欢聚。

5似曾相识8.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1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报1.JPG



                  ★汨罗原东风茶场知青盼相聚
          当年一起下乡干活,相互照应;回城后,却几十年没有见面。日前,汨罗商业总公司的杨宏应先生在中国汨罗网-汨罗江社区情感人生版块发贴,想通过网络寻找原新市公社东风茶场的知青。杨先生称:四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知青哥、知青姐现在都是六十岁以上的人了,估计上网的人极少,免不了“门前冷落车马稀”。 即使是这样,他也会安安静静种下这份“自留地”。(黄文灿)

发表于 2013-11-22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生于80后,没有经历50、60年代发生的事情,全凭电视、电影及一些杂志所了解,以下评论纯属个人见解,如有不对之处,勿怪。
      50,60年代,基本没享过啥福,特别是50后,他们从记事起就先是“三年自然灾害”,紧接着就是“文革”,学也没得上,工厂也不招工,初高中毕业就下放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文革”又是白白浪费了十年 。
发表于 2013-11-25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怀旧的老照片 很是珍贵~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6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贾令隆 于 2013-11-28 19:31 编辑
燕儿翩翩飞 发表于 2013-11-19 12:17
哦!原来那里以前还是个知青点呀,只知道那里以前是敬老院。后来改成玻璃厂,现在是碳素厂。前面以前还有一 ...

          东风茶场的知青,到1975年止,已经全部招工返城。这个茶场以后的变迁情况大抵如你所言。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6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六神草 发表于 2013-11-19 09:02
知青名字中有一个熟悉的,好象是我父母的同学,楼主应该是我父母一辈的人。很羡慕你们有那一段青春激扬的年 ...

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

“”Au=1989899730,1607141538&fm=21&gp=0.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6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贾令隆 于 2013-11-26 15:34 编辑
寻梦未来℡ 发表于 2013-11-22 12:05
生于80后,没有经历50、60年代发生的事情,全凭电视、电影及一些杂志所了解,以下评论纯属个人见解, ...

           知青一代的确是“大跃进”时期吃过糠,“文革”时期下过乡,“改革开放”经过商,“市场经济”下过岗。----尽走在历史的凹陷处----长身体时没吃了,读书时下乡了,市场经济下岗了,生小孩时计生了,看病时医改了,住房时房改了,退休时缴费了。当然也有极少数人,进入中央顶层了!哈哈·······

王岐山习近平9471e96455f9f895996406b3f9ac6bab.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6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蓝墨水源 发表于 2013-11-25 20:46
好怀旧的老照片 很是珍贵~

          独郁结其谁语,聊缀思于斯文。谢谢关注和鼓励!




6se1355450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7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贾令隆 于 2013-11-27 16:05 编辑

        一九七五年七月,我招工离开上马大队第十生产队。离队后我保存了上马大队第十生产队《社员往来手册》和镇总支、镇委会发送的《知青慰问日记本》作为纪念。



上马十队DSC04436.JPG

上马十队DSC04437.JPG
上马十队DSC0444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7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贾令隆 于 2015-5-7 11:20 编辑

                     捎话板报
              一、知友刘正军捎话:
      看了宏应兄知青网络家园帖后,觉得很有味,很有意义。1968年12月24日,我和宏应兄林应兄一道,“随大部队”第一驳下放到新市公社东风茶场,1969年又随户投亲靠友下放到邻近的上马大队第十生产队。离开东风茶场的前几天,知友肖光云赠予我日记本,并写下临别赠言。肖光云是我在东风茶场时同睡一间床铺的室友,他比我年长两岁,我亲切地称他为“四哥”。“四哥”的临别赠言,是我干渴时期的一滴甘露,我一直将它收藏在箱,视为青少年时期美好回忆的珍品。现委托宏应兄在网上展示,供知友们一道分享。


东茶知青书信刘正军DSC04407.jpg
        
       二、知友杨林应通过QQ窗口捎话:
             我在合肥登陆,已经进入汨罗网情感人生版面,也很想到这个《东风茶场“知青”网上家园》进行交流联谊,但是不知什么原因,老是注册不成功,用QQ号直接登陆也不行。看来关于知青平台帖之事,我估计知友们上网的不会多,我提个建议,不如建一个知青QQ群比较方便简单。


  • QQ图片20131107091253.jpg


            三、知友吴佩捎话:
       我是一九六九年由汨罗县城关镇下放到新市公社新书茶场的“知青姐”,我叫吴佩(又名吴瑞纯),现和杨爹(宏应老兄)同住一个机关大院。从《汨罗周刊》《汨罗手机报》上获悉他在汨罗公众信息网上发帖,搭建知青网上联络平台。我这个从不上网的人也慕名进入汨罗公众信息网,看了宏应老兄《东风茶场“知青”网上家园》的帖文,觉得蛮有味,蛮有意义。我想,我们新书茶场知青中的才子多啊,是不是也可以搞一个联络平台,或者直接利用这个平台进行网上交流?!
        真的很怀念那段天真烂漫,男女知青率性疯玩,在一起打耍架的日子······   
                   四、知友肖光云捎话:
           下面这张照片是1992年春节,甘元华、程物华、贺志辉、杨宏应等几个知友在我家相聚时的合影。



和物华元华志辉在四哥家.JPG

         五、知友“羽飞”通过QQ邮箱捎话:


毛浦先捎话.bmp




          东风茶场知青45年之后喜相逢   
         元月2日上午10时,汨罗江大酒店2楼大包厢洋溢着欢声笑语。这里聚集着50余名从长沙、岳阳、广东、安徽和本市新市、城关赶来的老知青。他们中间最大年龄68岁,最小也已年近花甲。1968年12月,他们从新市、汨罗、长沙等地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第一次离开家庭和父母,在汨罗县新市公社东风茶场参加劳动锻炼,后又先后招工、上学或回城就业。在茶场锻炼时间最短的一批仅9个月,最长的达 8 年之久。去年12月24日是他们下乡45周年纪念日,在深圳、合肥、长沙工作生活的几位老知青为满足61名知青迫切要求重聚的愿望,悉心组织了这次45年以后的首次大聚会。
      聚会组织者在纪念下乡45周年座谈会上指出:这次聚会的意义在于,一是满足了61名知青在汨罗相别45年后重聚的愿望,相互交流40余年来的工作经历,回味知青年代的生活趣事,加深了知青年代保存至今的友谊和兄弟、姐妹之情;二是通过对个人成长道路和工作历程的回顾,正确认识了知识青年下乡运动的积极意义在于培养了一代不畏艰苦,知足常乐,全心全意为党和人民事业认真工作的诚实公民;三是为几年后的再次聚会积累了召集、组织方面的经验。
      现居深圳的老知青李伯华是这次聚会的赞助人。他在回忆知青生活的点点滴滴时总结:东风茶场的知青生活有三大特点,一是没有出身歧视,无论出身如何,大家都平等相处,不讲阶级成分,只讲人人亲和团结。三是没有攀比、嫉妒,无论先招工,后录用,先就业,后回城,都能以平常心面对。这些都是东风茶场知青最可贵的优点。
      聚会组织者还邀请了当年茶场的贫下中农代表郑庭辉老人参加座谈。他是知青们茶场生活和劳动锻炼的见证人,也是知青教育的实施者。在会上他赞扬了知识青年当年响应毛主席号召下乡锻炼的满腔热情,肯定了知青乐于吃苦学中耕、学种植,不怕议论牵种猪、养肉鸡等许多感人事迹,祝愿大家在今后的日子里加强联系,把退休后的晚年生活过得更健康、更舒心、更快乐。老知青的家属代表吴先生充满激情地说,东风茶场知青回城后有三大优点:一是工作吃苦耐劳;二是乐观向上;三是诚实忠厚。我是第一个与茶场知青恋爱结婚的留城青年,亲眼看到了他们的工作、生活状况。
      晚上52名知青举行了联欢,大家边放声高歌,边翩翩起舞,共祝这次聚会的成功,共享分别45年后重逢的欢乐。
      次日上午他们还驱车经过东风茶场旧址,到新市镇参观了新市梁家祠堂和新市故乡人书画摄影展,在屈子祠认真听取了有关爱国诗人屈原的生平事迹陈列讲解。午餐后,他们相互嘱咐,相互惜别,建议几年后再相聚。老知青杨宏应在汨罗网生活休闲情感人生中开辟了知青家园栏目,为知青提供了一个相互联络交流的平台。聚会期间,汨罗江大酒店为知青提供了优质优惠服务。




DSC04615.JPG

六、知友周春兰捎话:

    近月来,知友易凤英多次从岳阳打电话给我,谈及1997年我们东风茶场知青在汨罗的那次聚会。她说她很想看到十多年前那次聚会的照片,希望我能够将那次聚会的照片,上传到“网上家园”供大家分享。下面的三张照片就是1997年我们东风茶场知青在汨罗聚会时,部分知友在中信大酒店前面和月亮岛歌厅内的合影。
    其中“在中信大酒店(新月街前面)的合影”前排从左至右分别是: 许群育、向红星、张友根、唐艳萍、周春兰、易凤英、张惠香、李华英、刘道兰、张丙秋、戴旭日;后排从左至右分别是:廖自谋、蔡克强、杨元乔、张务民、霍雪飞、张自力、高琦、刘荫民、毛浦先、谭菊霞。


DSC04708.JPG





360截图20140530131708477.jpg


七、知友羽飞捎话:

《和贾令隆“浏览知青照片有感”》
湘沅叶落洞庭秋,
习习清风古渡头。
汨水滩声吟楚凤,
湄滨雀语说罗牛。
空留北府新知梦,
乐忆东风旧地游,
且看和珅终落马,
知青梁栋喜封侯。
       八、知友姚刚捎话:
           近月来本人早晨和傍晚到大操坪搞健身娱乐活动,多次陪知友宏应兄在跑道上散步,谈及几十年前的知青岁月,感慨颇多。在宏应兄的影响下,我这个从不上网的人,也通过网络进入了东风茶场知青网上家园,看到了令隆,偶有非份,松间醉倒、羽飞等知友的有趣回忆,特别是“聚会叙旧”和“娄底打工”的感怀诗词,更是令人回味无穷,于是我也乘兴凑个热闹,委托宏应兄在网上家园献上《西江月》词四首:
一、
久盼知青聚会,
欣闻喜讯频传,
东风阔别好多年,
天各一方难见。
庆贺今天重聚,
漫谈旷日远离,
歌声笑语忆从前,
患难之情再现。
二、
握手言欢叙旧,
相逢一笑开怀,
茶场下放党安排,
吃住同房缘份。
有幸出工一溜,
无权接受三招,
各奔前程我心焦,
只得听天由命。
三、
浮想联翩往事,
心头苦不堪言,
农村八载失华年,
总算招工搬运。
闪板打翻希望,
穷途末路生还,
蹊径另辟换从商,
暗自心中庆幸。
四、
遂我心中夙愿,
还吾梦寐以求,
良辰吉日会名流,
唤起存封记忆。
二八青春下放,
龙钟老态重逢,
年华岁月不饶人,
百岁相逢再见。



“”AA姚刚.jpg

九、知友姚刚捎话:
(一)和令隆兄《山乡砥砺早知秋》诗
平平淡淡度春秋,
碌碌无为任自流。
冷眼旁观狂傲辈,
热心力助孺子牛。
歌逢盛世倾情唱,
遇知音尽兴悠。
自乐自娱由自主,
无名无利少忧愁。



0、DSC05337_副本.jpg






0、DSC05338-_副本.jpg

(二)江城子·答物华兼自述
莽夫引发旧时狂。
喜洋洋,笑声欢。
电脑新奇,妙处不知祥。
舞笛歌箫穷快活,
花甲过,戏开场。
年高无智自惶惶。
秃头光,是江郎。
老迈昏庸,太早害姚刚。
提起茶园钉耙落,
心有悸,实难忘。
(三)浪淘沙·复偶非
大作几番看,
旧事重谈,
茶场下放共艰难。
记得三人寻副业,
娄底砖担。
白日汗流干,
黑夜偷闲,
船边一脚踩空翻。
戏作粮商穷逗乐,
啼笑难堪。



0、DSC05339.jpg


                               十、知友姚刚捎话:
“鹧鸪天”词三首,赠偶非贤弟
(一)自得其乐
末保(墨宝)何能敢说香?
酒酣饭饱自寻欢。
汨罗夜色如虹美,
太平盛世满庭芳。
年纪老,秃头刚,
天马行空独舞倌,
歌箫戏笛吾常乐,
回首东风岁月荒。
(二)久别离
各奔前程久别离,
马啸挥手未足奇。
长沙省会非常地,
运转时来有早迟。
人有异,命焉同,
当年老弟步青云,
林场别后勤拼搏,
学府登攀志不移。
(三)悔
记否愚兄莽撞多,
冲冠一怒驳天鹅。
原来胖子胡揣测,
只恨当初误斥罗。
言不逊,气哆唆,
赧颜鲁猛致蹉跎,
悔之晚矣犹如梦,
旧事重提耐琢磨。
又感怀词三首(旧作),致令隆、偶非诸兄弟。
卜算子·(一)
我辈太平庸,
碌碌无功过。
虎死犹生不倒威,
老朽焉甘堕?
冷暖世人情,
只怕心孤寞。
好自为之莫论非,
与世无争夺。
卜算子·(二)
自幼慕鹏程,
万里飞天际。
直上扶摇气势雄,
所向全无敌。
幻想岂成真,
实现谈何易?
竭蹶坎坷寸步难,
失意皆天意。
念奴娇·五十抒怀
辛劳岁月,五旬秋,提起心中酸涩。
忆起从前,多苦闷,要读书遭文革。
品学兼优,虔诚爱国,不准登书舍。
出身害我,惨情难与君说。
坎坷半百生涯,倍受艰难, 教训铭心刻。
秃发添霜心早冷,未解为人谋策。
八载知青,多年失业,老有何能得。
仰天长叹,残生该怎完结?!



姚刚ADSC05339.jpg


十一、知友姚刚捎话:

(一)诉衷情·赞物华新词

新词一阙网传来,
君可算奇才。
文思敏捷高手,
信口就哼开。
随意唱,
上层台,
惜尘埋。
问君能答:
娄底何名
揽美人怀?
(二)诉衷情·自娱兼答物华词
千辛万苦历经多,
总算上高坡。
心神处处安益,
知足胜登科。
常顺意,
畅心窝,
乐呵呵。
喜当今是,
盛世嘉年,
笑口常歌。
(三)读令隆兄“身闲一笑解千愁”诗有感

又是江南鹜飞天,
云开雨散碧草鲜。
日暖风和晴方好,
花研时节读华笺。
茶酒家中随意饮,
诗词网上看新篇。
老有何为唯自乐,
千愁可解笑为先。




刚AIMG_20150430_071215(1)_旋转_副本.jpg





刚IMG_20150430_071200(1)_旋转_副本.jpg


(四)桃园忆故人
兼答物华《长相思·茶场亲》词
茶场不在情仍在,
亲不亲,能谈坏,
少小离家谁害?
欠下难偿债。
情同手足抒慷慨,
恨自己无能耐,
若论一生成败,
唯有良心在。

(五)藏头诗·赠宏兄
兼答《山乡砥砺早知秋》诗
扬眉一笑叶惊秋,
宏愿回春化吉祥。
应是心慈人品好,
吾尊敬尔德才强。
良知永在情谊在,
师出无匡自有匡。
益气相投如手足,
友情为重助人忙。

十二、知友姚刚通过手机发短信捎话:

      好一个"为谊消得人憔悴"。为物华诗句喝彩……

为谊消得人憔悴,
足以证明谊珍贵。
难忘南寿退师烟,
可记营田投宿币。
湖源山上割青蒿,
火宫殿中啤酒味。
时光似水去不回,
往事重谈心欲醉。


姚刚Screenshot_2015-05-06-17-53-27_副本.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汨罗江社区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

GMT+8, 2019-12-5 22:44 , Processed in 0.173699 second(s), 1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