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罗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贾令隆

[人生百味] 东风茶场“知青”网上家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7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贾令隆 于 2014-10-19 22:59 编辑

                 
                                    “安家落户”的回忆


    六

     在农村未做屋之前,我们一家是寄住在政治队长仇凯斌家里的,仇凯斌当时四十岁左右,我们叫他凯叔,凯叔的妻子我们叫她香婶。凯叔和香婶生有三个子女,一家人很和睦。
     凯叔家的房屋是“整栋连三间”,东边住着凯叔的弟弟仇发和一家。仇发和我们叫他满叔,满叔的妻子我们叫她满婶。满叔和满婶当时也生有三个子女。满叔虽然心地善良,但脾气暴躁,在家有些大男子主义。满叔一九六九年患上了肝癌,不到半年时间就逝世了。逝世前三个月,他还给生产队放养了几十只麻鸭。放鸭子时,他身体疲惫,心情不好,有一只鸭子不听使唤,老是脱离队伍自行觅食, 满叔气愤不过,拿起竹竿狠狠地将这只鸭子扑死,妻子知道后不敢言语,生产队也知道他的脾性,没有怪罪他,只暗暗地扣了他一些工分了事。

                                             

     我们一家下放到生产队时,住房安置是一大困难。凯叔一家住在“整栋连三间”的西边,一家五口本来就不宽敞,只因他是政治队长,他也懒得跟其他人费唇舌,自己主动腾出两间偏房,供我们家暂住。凯叔这个人抗美援朝当过兵,“合作化”时期参加过《中国农村社会主义高潮》学习班,历练多了,凭良心做事,不肯“跟风跑”搞农村左的那一套,因此没能提拔为“脱产干部”,他是一个老好人。
     记得刚下放没几天,我和生产队几个社员到汨罗县酒厂去“抢”酒糟。(我们队柴山很少,每家每户每年分不到一担柴,烧柴全靠烧稻草,稻草也是先要堆储起来用于冬季喂牛,余下的再分给社员做柴烧。柴草烧不到头,只能找来糠头、酒糟、锯木屑,混在柴草中,用风箱拉吹着烧)。
     那天到酒厂“抢”酒糟的人不下两百人,酒厂的铁门一开,“抢”酒糟的人便一哄而上,奋不顾身地冲向酒糟堆,火急火燎地往箩筐里装酒糟。我当时手足无措,手忙脚乱,好不容易装了半担酒糟,回头一看,大事不好!我从凯叔手里借来的扁担不见了,被人家趁火打劫,顺手牵羊给偷走了。慌乱中我四处寻找,直到差不多人都散了仍然没找到,无奈之际,只得将抢得的酒糟分给同行的社员,自己背着两只空箩筐垂头丧气地回了家。
      回家后才知道,丢失的那条扁担是一条檀木扁担,既坚实,又富有弹性,是凯叔家里的“传家宝”! 檀木扁担丢失了,凯叔很心痛,唠唠叨叨教训了我好多次,我也只能低头认受。隔不了几天,我到县生资公司买了两条扁担,一条赔给凯叔,一条自己用。说良心话,从生资公司买回的两条扁担,其质地远不及凯叔的那条檀木扁担,但凯叔为人宽厚,他只能够跟着我“自认倒霉”。


                                            


        说起凯叔当“政治队长”,还有一段小插曲。那是一九六九年前后的事,当时从公社到生产队,层层都讲政治挂帅,每个生产队都要在支部委员中产生一名政治队长,主要是抓政治学习和做思想政治工作。凯叔这个人人缘好,大家都乐意他当政治队长,但凯叔抓政治学习不热心,做思想政治工作也不爱讲大道理,队上有个周长李短、矛盾纠纷,他总是耐心劝阻疏导,开几句玩笑就散了场。由于凯叔处事低调随和,政治队长当了一年多,有一个名叫“老符”的社员死不操心, 竟然认定“不是临时队长而是正式队长”!






A20140523095538812995_副本.jpg






农家风箱灶2.jpg




     



发表于 2013-11-7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是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




老两口收割双抢.jpg
发表于 2013-11-8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贾令隆 发表于 2013-11-5 18:54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1978年春节我们八个知友在新市街聚会,这几帧照片都是由古仑知 ...


罗劲松大哥   ,  是不是下乡古崙的理发师   。 后在泪罗服务公司仼干部?  是否健在请告之!
 楼主| 发表于 2013-11-8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贾令隆 于 2016-10-28 20:59 编辑

        是的,他后来在商业部门饮食服务公司当财务股长多年,汨罗组建审计局时调入审计局工作,在审计局退休两年后因病不幸逝世。

*********************************************



茶场杂忆



        一九六九年,公社安排照像馆湛忠勇师傅到东风茶场来给知青们照像,主要是县革委要求搞一次“知青扎根广阔天地炼红心”的政治宣传活动。公社安排任务下来后,张述凡张场长认真落实,头天晚上就召集知青开会。他说:“明天县里和公社要到茶场来照电影,你们这些年轻伢妹则,明天都要打起精神,穿整齐干净一点 。”话还没讲完,知青们就被“照电影”这句话搞得哄堂大笑,老职工许自力为维持会议秩序,厉声吼道:大家还是要严肃活泼一点为好。听到活泼二字,年轻伢妹则更加欢笑不止。

        下面附几张当年拍下的照片:





东茶知青老照片-234.jpg



东茶知青老照片-272.jpg



东茶知青老照片-265.jpg



东茶知青老照片-268.jpg

      








发表于 2013-11-9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恕我直言,楼主所用标题《湖南现实版·山楂树之恋》不妥,因为全篇对男女知友的恋爱过程描述太少,不感人,给人以拉虎皮作旗帖的感觉,倒是李静秋的描述给人印象深刻。

 楼主| 发表于 2013-11-9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贾令隆 于 2013-11-16 16:45 编辑

          楼上言之有理,按照指正意见,已经将标题改为《知青朋友中的恋爱故事》。

{:soso_e183:}

发表于 2013-11-9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227:}
发表于 2013-11-10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227:}{:227:}
发表于 2013-11-11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悠悠岁月{:soso_e130:}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2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贾令隆 于 2013-12-23 18:55 编辑

        这是我十月末与知友杨元乔到原新市公社东风茶场旧址探访时,与茶场附近原新市公社上马大队第十生产队社员仇义高“老战友”合影。




东风茶场2DSC04340.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汨罗江社区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

GMT+8, 2019-12-5 23:39 , Processed in 0.147195 second(s), 1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