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罗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57|回复: 0

为宓妃正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5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宓妃正名
宓妃,伏羲氏之独女,上古世上至美女子,因在洛水渡河不幸被淹死。关于宓妃之传说,首先是因其美丽而闻名于世。论其美貌,我们可从曹植的《洛神赋》中可见一斑。才高八斗的曹子建因其《洛神赋》而赢得天下红颜引泣其一生的悲愁,就因为他一篇《洛神赋》彰显了天下女性最赖以骄傲的资本——美丽。曹子建是这样描绘宓妃的美丽的: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想其美貌,想《诗经》中美女罗敷见之一定汗颜而避世而居了。而自古红颜多薄命,作为中国文学史上的第一位美女,自然不能摆脱中华文学史之犹如戴在孙悟空头上金箍咒一样的美丽女性之宿命,愁苦幽怨,郁郁寡欢地终老一生。想中国古代名留青史之女性,论其身世,谁不如此?就论历史上标谤的四大美女,西施,美丽江南水乡浣纱之女,在历史上充当的是勾践卧薪尝胆以求复国的供物;貂婵,出身卑微的奴婢之间,却因为其美貌被王允利用作为刺杀军霸叛贼董卓的利剑;王嫱,身披长披风,头戴胡帽,衡阳雁去不复回,只能是在番域为两代单于生儿育女;杨玉环,清华池出浴,金銮殿上身舞霓裳,最后也是命丧马嵬坡,作为一代繁华盛世的陪葬品。于是,那戴在她们头上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五彩云霓只能是一时耀目的光华,就最后都湮灭在乌云无情的吞噬中。
也许宓妃的不幸就如四大美女一样不幸的就在于他们的美丽。如果她们真的就是效颦的东施,最后她也许就真的能够坐在西风晚霞中带着儿孙怡然自乐。而正是宓妃的美丽引起了从头到脚周身变得像癞蛤蟆一样疙疙瘩瘩的水怪河伯的垂涎,河伯兴风作浪在洛河里掀起轩然大波吞没了宓妃把宓妃抢入水府深宫。而这个丑陋的河伯在玩腻了美丽的宓妃后就又和那些鬼精山怪鬼混去了,可怜的美丽女子宓妃于是只能幽居水府深宫以七弦琴去排除心中的百结愁肠了。
而中华民族向来是个向往美好世界向往美好生活的积极向上的民族,他们不愿意他们美丽的女神宓妃遭受如此悲惨的命运的捉弄,于是就了旷世的射日英雄后羿出现在宓妃的身边,也有了后羿射伤河伯的左眼而把宓妃从水深火热之中拯救出来并且成就了后羿与宓妃这对情侣美丽的爱情。
纵观宓妃的故事,也就只是一个神话,一个反映了中华民族爱美崇尚美并且忠诚地维护美的反映中华民族美好愿望的神话。于是乎,祝英台跳入了梁山泊的荒墓而与之化为一对亲亲爱爱的蝴蝶在花丛间翩翩起舞了;于是乎,银河北岸的织女能在农历七月初七这个美丽的日子登上鹊桥和她的牛郎哥卿卿我我痛诉相思之情了;于是乎,一代名蛇美女白蛇娘娘能够从倒塌的雷峰塔的塔底出来拥抱她的状元娇儿了。也就如此,于是乎,宓妃和后羿在洛河之滨美美满满地生活也就是人之常情了。
好感人的宓妃的故事,让它进入我们民族最伟大的诗人屈原最宏伟的巨著《离骚》中,这也是很自然的事了。 初读《离骚》,为老夫子那片赤子之心感动得泪眼婆娑,对其他之类琐细也就忽之而不顾了。然后再复细读,读着读着突然有了一种涩涩的感觉,掩卷而思,去寻找心中这种感觉,却惊诧地以现,这种涩涩的感觉完全就是因为宓妃。
老夫子在《离骚》中是这样描写宓妃的:解佩纕以结言兮,吾令謇修以为理。纷总总其离合兮,忽纬繣其难迁。夕归次於穷石兮,朝濯发乎洧盘。保厥美以骄傲兮,日康娱以淫游。虽信美而无礼兮,来违弃而改求。我解下兰佩寄托自己的一片深情,请那蹇修当我的红娘。宓妃她开始对我还若即若离,突然间却对我冷若冰霜。晚上她到穷石同后羿消夜,清晨她却在洧磐河把头发梳晾。她自矜貌美,满脸高傲,整天在外纵情放荡。即使她的确长得很美,可待人实在太没修养,我只好放弃她另谋新欢。就是这样的一个中国文学史上融女性美于一体的美女,在老夫子的笔下却成为了一个自矜貌美,满脸高傲,整天在外纵情放荡的冷若冰霜的淫泆之女,难怪我心中突起疙瘩而涩涩不是滋味了。
想老夫子,他用他的理想、遭遇、痛苦、热情, 以至于整个生命所熔铸而成的《离骚》这样的宏伟诗篇,使它成为中国文学史上光照千古的绝 唱,并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辈根本没有资格诽谤他的巨著,我也就只能从他的思想感情来推测或说是居心处虑地来推敲一下她对宓妃的不满的。
老夫子在《离骚》中的求美经过,其实是他求其“美政”的实施的经过。既然他的“美政”不能实施,那么美女也就只能成为他问天诅咒天的替罪羊了。而宓妃又贵为文学史上天下第一等美女,再加上她在感情上有着曲折的经历,也就首当其冲,被我们老夫子顺手牵来而作为炮灰了。在我们老夫子笔下,她可能就是淫乱而使商纣王丧国的妲已,有可能也是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导致丧国的而为之一笑褒姒,而或是一女丧三国的宣姜。既然是妲已、是褒姒、是宣姜,人人都得以笔伐而诛之,何况是“哀民生而多艰兮”的对祖国无限热爱无限忠诚的老夫子呢?就这点来说,对于老夫子把个宓妃描述成如何的不耻我们是无可厚非的。
而我辈浅陋,自以为把“男人是泥做成骨肉的,女人是水做成的骨肉”奉为金科玉律,自以为这样才能对得住自己内心深处怜花惜玉之心。这种心态其实也是中国文人千百年来在骨子里根深蒂固的,曹雪芹如此,柳三变如此,苏东坡也如此。而事实如此,女人从生下来天生是让男人护着的,就像李清照这样的女中豪杰,没有了赵士程,她就只能是凄凄惨惨戚戚了,那就更不要说什么薛涛李季兰李师师之流也。那么,像宓妃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自然而然身边也要有一个强健的男人守护在她的身边,一代英勇雄杰后羿便担当起这个责任,也开启了中国文学史才子佳人故事的先河。
这本是个可歌可泣的美好故事,可是,就在我们伟大的诗人的笔下,美丽的宓妃却成了一个淫荡的女子,后羿也不是一个射日英雄,也就是贪淫误国的昏君了。如是,我们的古代文学史上的第一美女蒙诟而成为一个淫荡的代表了。
就这一点来说,老夫子可不算一个文人,至少可以说不是一个纯粹的文人。老夫子虽然没有把宓妃变成妲已褒姒之流,但至少深深地给她烙上了郑袖的烙印,变成了他实施他的美政的一大障碍。如此看来,老夫子纯粹就是一个政客了,一个无奈呻吟的失败的政客,他唯一寄托他的理想的方式就是诅咒,对他实施美政的一切障碍进行无情的诅咒来发泄他心中对不公平不公正的时世的不满。而发泄之时,老夫子没有忘记保持他文人的酸架子,即使问天也问得那么文绉绉的,一曲《离骚》更是忧愁幽思和怨愤,曲折尽情地抒写了诗人的身世、思想和境遇。
诗的前面部分是从自己的世系、品质、修养 和抱负写起,回溯了自己辅佐楚王所进行的改革弊政的 斗争及受谗被疏的遭遇,表明了自己决不同流合污的政 治态度与“九死未悔”的坚定信念;中间部分是借女劝告、陈词重华,总结历史上兴亡盛衰的经验教训,阐 述了举贤授能的政治主张,并从而引出神游天地、 “上下求索”的幻想境界,表现了对理想的执着追求; 后部分是在追求不得之后,转而请灵氛占卜、巫咸降神, 询问出路,从中反映了去国自疏和怀恋故土的思想矛盾, 而在升腾远游之中,“忽临睨夫旧乡”,终于不忍心离开自己的祖国,最后决心以死来殉自己的理想。《离骚》是屈原用他的理想、遭遇、痛苦、热情, 以至于整个生命所熔铸而成的宏伟诗篇。《离骚》的创作,既植根于现实,又富于幻想色彩。诗中大量运用古代神话和传说,通过极其丰富的想象和 联想,并采取铺张描叙的写法,把现实人物、历史人物、 神话人物交织在一起,把地上和天国、人间和幻境、过去和现在交织在一起,构成了瑰丽奇特、绚烂多彩的幻 想世界,从而产生了强烈的艺术魅力。诗中又大量运用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把抽象的意识品性、复杂的 现实关系生动形象地表现出来。老夫子之所以这样曲折委婉地来表达,并不是他要来增强诗歌的文学色彩,是因为他不能直面现实或者说他还没有正面与权贵们的勇气,他只能这样委婉含蓄地表现自己的愤慨。这也就是说,他所取得的文学成就根本不是他在创作的意识中就存在的,他是在委婉含蓄的表达自己的政治理想之时不自觉地铸就了《离骚》取得了如此辉煌的让后人无限景仰的文学成就。也就是说,屈原在创作《离骚》时他根本没有去想他的作品会名垂后世并对后世形成如此大的影响的。他仅仅就是抒发作为一名政客的的不得志的心境以及他以死殉政治理想的政治抱负而已。
就这点来说,我们就可以为宓妃而鸣冤评反了,她根本不是一个自矜貌美,满脸高傲,整天在外纵情放荡的冷若冰霜的淫泆之女,屈老夫子确实是冤枉她了。她嫁作河伯妇,可以说是被逼无奈,就像是被肩负着复国大任的西施一样,也像是远走胡地的王昭君一样,她们都是强权的牺牲品。她最后爱上了后羿,也就像貂婵爱上关羽杨玉环爱上唐明皇一样美女爱英雄的故事,这也可以说是情有可原的。虽然她已是他人的妇,是带上了婚姻这顶致命的禁箍咒的锁进了围城里的女人,但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她勇敢地去追求爱情,这也不应该是朱熹二程之流的引以诅咒的理由。
是啊,读罢〈离骚〉,想想作者笔下的宓妃,掩卷而思,其实圣人也是凡人,我们又怎么能苛求老夫子处处留笔都让人尽情讴歌呢?想一曲《离骚》,受委屈的也就是一个宓妃,像简狄有虞氏二女在老夫子笔下依然是美女和良女。所以,宓妃也大可不必怨恨我们的老夫子,如果她没有和后羿那段美好的爱情,而这段真诚的感情又不是有了她与河伯那段孽缘占了先,她一定也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一个美丽女子。况且,在如今社会,像她这种追求美好爱情而又普遭非议的女子何其之多,这本来就是一件见怪不怪之事,她大可以携着她的后羿哥之手在洛河之滨的夕阳里自由地散步,也大可不必去睥睨老夫子特别是程朱之流那道貌岸然的诅咒的目光了。
我为宓妃正名,并非有诋毁老夫子之意思,更不敢对《离骚》这宏伟巨著有什么否定,我只是想重申一下贾宝玉对天下两种不同性别的高级动物的看法:男人是泥做成的骨肉,女人是水做成的骨肉。而女人是需要男人的呵护的,只有在男人的呵护下,女人才会成为开在阳光里归灿烂的鲜花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汨罗江社区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

GMT+8, 2020-1-28 05:27 , Processed in 0.138391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